爱你

L.TOMO:


【Kaylor同人翻译】colors-第一章


by standbackwasted


https://www.wattpad.com/253232118-colors-kaylor-one




序章




---------------------------


“你的脚尖立地旋转干净利落多了,Claire(克莱尔).”当她教导的其中一位年轻芭蕾舞者漂亮地完成了她的旋转时,Karlie不禁露出了微笑。


 


Claire脸上带着的笑容加深了,继续练习着她的旋转,期望能够在Karlie盯着自己舞步的审视目光下获得更多的赞赏。虽然Claire年纪尚小并且才刚开始学习踮起脚尖的芭蕾舞步,但是在KarlieKloss的芭蕾公司里可没有任何失误的一席之地,所以当Karlie发现女孩的右脚没有按预期落到正确的点上的那一瞬间,她严厉地摇了摇头。


 


“停下。”


 


Claire立即停下了她的旋转,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情,屏住呼吸紧张地盯着Karlie。Karlie带着女孩沿着长长的镜面墙走到了教室的另外一端,指导她如何做到只用脚尖站立。Claire立即跟着做了一遍,在用脚尖站稳之前身子稍稍摇晃了一下。


 


“坚持住。”Karlie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评估着女孩的表现。二十秒过后,Karlie注意到Claire的双腿开始打颤,但是她的脚尖仍稳稳立在原地。女孩用尽全力地直视着前方的镜面因为痛苦而略显扭曲的脸上燃烧着的满满都是她的决心,只有在Karlie微微点头之后她才敢放下脚后跟。


 


"Pirouette(脚尖立地旋转,一种芭蕾舞步)."这个词难得的在 Claire再次抬起她的右脚,优美地完成了enpointe(脚尖站立,一种芭蕾姿势)和旋转之前从Karlie口中跑出来。她准确地旋转了五次,然后在满怀希望地抬头看着Karlie之前毫不费力地停下。Karlie长久地沉默了一会,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Claire激动地抬手和她击掌,女孩的眼中闪着光笑容也在她的脸上弥漫开来。


 


“你的足尖站立仍需加强,但是你已经有很了不起的进步了。毫无疑问,你正按部就班地走在冬季表演的路上。”


 


“谢谢您。”Claire低下了她的头,然后回身跑回她的伙伴们之中,Karlie则继续去巡视查看大家的表现。她让学员挺直身体,纠正错误的舞步,在必要的时候为她们解说。这是一个在她芭蕾教室中的普通的周三下午,当她让她的女孩们集合时,她们迅速地就聚集在了一起。


 


时钟的指针已经接近六点了,家长们开始一个个进来等着他们的孩子下课,所以Karlie指导她的舞者们完成日常的锻炼后的温和的拉伸动作以避免隔天的肌肉疼痛。这是Karlie一天中最喜欢的一部分因为这时候她能看到女孩们脸上带着的满足的神情。她们都带着日益坚定的决心进入不同的学习阶段,期望自己能够一点点接近自己的目标,Karlie很高兴看到自己能够帮助她们一点点接近以至于完成那些心愿。这是来自她工作的最棒的嘉奖,当女孩们模仿着她带领着她们放松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动作她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当她们完成的时候,Karlie宣布今天的课程就告一段落了,她站在那里,看着女孩们散开来一个个拿起背包然后去寻找自己的家长。大多数人都会停下脚步和Karlie击掌告别,Karlie脸上始终咧着大大的笑容,她的舞蹈教室一点点开始空了下来。


 


很快教室里就只剩下她了,Karlie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将手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无声地庆祝自己又度过了充实的一天。女孩们的状态都很好,她无需处理任何的青春期可能遇到的问题,她们都在好好为了即将到来的冬季表演而努力。


 


“今天的课上的怎么样?”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教室的宁静,但Karlie对此并不是毫无防备的。Josh就喜欢悄悄地靠近她突然出声她都已经习惯了。


 


“挺充实的,你呢?”


 


“差不多。”Josh懒洋洋地耸耸肩。“冬季表演一定会很棒。”


 


Karlie希望他说的是对的。她对他们这次的表演怀有很高的期望,但是现在才十月,在从现在到十二月的这段时间里面可以发生很多事。


 


“周五的时候你的男孩们能够跟上我的女孩们的舞步吗?”当他们开始清理这偌大的教室的时候Karlie和Josh玩笑道.


 


她和Josh是各种意义上的好搭档。他们一起长大,不过Karlie很确定他们不是一起出生的。Josh从她还在穿尿布的时候就是她亲密的好朋友了,现在他们一起在圣路易斯开着一家青少年芭蕾公司。


 


“我有让你失望过吗?”Josh露出他的牙齿咧嘴笑道,稍显羞涩地用手抓了抓自己暗棕色的头发。


 


“我猜大概没有。”


 


他们很快地就完成了收尾工作。她和Josh合租了一间工作室,但是分成了两间毗邻的教室。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的设备,和自己要教的学生。Karlie教女孩们Josh教男孩们,但他们每周都会聚在一起训练一次以保证两组学生能够更好地磨合合作。这都是为了他们公司将出演的被给予无数期望的冬季表演。


 


Karlie飞快溜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抓起来自己的包,然后在Josh走出来之前就迅速地把门给锁上了。他们的工作室就在圣路易斯的市中心,当他们走出大楼扑面而来的就是繁华的步行街,潮湿粘人的空气,和忙碌的上下班高峰期交通。她和Josh住的很近,所以他们决定抛弃每天早上恼人的堵车时间。他们开始安静地陪伴着彼此走回家,在他们住的公寓大楼一点点靠近的时候慢吞吞懒洋洋地聊着天。


 


“轮到我来做晚饭了,对吗?”Josh盯着自己的手机,全神贯注在他现在正登录的不知道什么社交应用网页上。


 


“对啊。我还在上周试图做的意大利面的阴影之下呢。”Karlie摇了摇脑袋,想起来她上周三搞出来的那一团黑暗料理。她做错了可能出错的每一步。面条烧的太糊了,肉丸烧的太焦了,酱料尝起来简直就和胶水差不多。她完全不擅长做饭,她是个好烘焙师但不是个好厨子。


 


“我还需要有人去超市里买点东西,等下。”


 


他们互相盯了对方一会,两个人的手立刻弹起来看谁能够更快的把食指点到对方的鼻尖上。Josh以毫秒的优势赢了,Karlie放下她的手叹息抱怨着,而她最好的朋友此刻却孩子气地握拳振臂高呼庆祝自己的胜利。


 


“把你那蠢死的清单发给我。”Karlie嘟囔着,她的肩膀因为失败而略显消沉。她一点都不想去超市但她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比谁先点到鼻尖是神圣不可耍赖的。


 


当他们走到拐角处,Karlie毫不情愿地继续直走跨过人行道,而Josh则左转走向了他们的公寓楼。他那欠扁的得意洋洋的笑容足以让Karlie朝他竖起中指了。


 


其实到超市的路一点都不远,Karlie还能用她长腿优势穿梭于圣路易斯市中心的行人之中。当她抓出了推车的时候Josh发了他需要的购物清单,当她看清了这单子有多长的时候她不禁叹了口气。她发誓这里面一半的东西在她的冰箱里面都有但她完全没必要和Josh争论。


 


这时间的超市总是很繁忙。人们推着半满的推车,寻找着他们需要的物品,然后在最短的结账柜台前面排起队。他们都希望能够按时赶到家做饭。这就是一团糟,Karlie的眉毛大多数时候都烦得皱起。她慢慢地走过农产品区,但一团混乱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面让她不得不停下推车。


 


面前的这个女人踮起脚尖,试图够到在架子上超出她能够到范围内的那一袋子洋葱。这位金发碧眼的女性很高,但架子更高。Karlie有点犹豫,不知道她是不是该上去帮忙,当那位金发女性不小心用手肘撞翻了一袋子灯笼椒的时候她更确定了自己的决定。这些灯笼椒滚到了地板瓷砖上,Karlie不得不忍住笑意因为那位女性蹒跚着退后了几步沮丧地用手挠了挠头发。


 


Karlie来不及多想就丢下了她的推车,弯下腰开始捡起了散落一地的辣椒。


 


“我……我很抱歉。”女性的声音有些轻还带着点紧张不安,并且她看起来太过恐惧了。就好像她刚引起了一场核武器战争而不是仅仅撞翻了几个辣椒。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什么的。”Karlie轻声笑道,开一个玩笑一个总是可以用来安抚他人太过紧张的神经的万无一失的好办法。但这似乎在这位女性身上不起作用。她就站在那儿紧紧用着两排漂亮完美的牙齿咬着下唇,看起来想要逃到任何只要不是这里的地方。


 


Karlie捡起了所有的辣椒,然后将它们放回原来的袋子里因为她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她希望买下这袋辣椒的人最好在用之前把它们洗的干净一点。


 


Karlie然后伸出手去拿那袋洋葱,她轻而易举地就够到了架子顶端。她恰好比那位金发女性高了三英尺(八厘米),所以她能用这作为自己的优势。


 


“给你。”Karlie递出了那一袋子洋葱,笑的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女性的眼底带着些猜疑,看起来似乎不知道Karlie是不是只想捉弄她,但不管怎样最终还是接过了洋葱。


 


“谢谢你。”


 


“没关系的。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洋葱放这么高。”


 


金发女性并没有说什么作为回应,也几乎没有分出任何关心来再向Karlie的方向瞥第二眼只是把洋葱放进了她的推车里面。Karlie的眼神随之落到这位女性的手上,当她注意到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订婚戒指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些失望。那是一枚很大的钻石,Karlie有些不高兴地猜想着她的婚约者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不管是做什么的,那肯定是很赚钱的。Karlie甚至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惊讶。毕竟就她的经验来说,所有的美人如果不是已经名花有主,就是无法再付出感情的,或者是直的。


 


女性沉默地走开了没有多说哪怕一个字,Karlie只是站在那儿看着她离开。她想说些什么但她能看到女性的背影里面翻滚着的冷漠,她只好心领神会的独自离开了。她知道如何止损。


 


Karlie沉默地拿起Josh需要的番茄,胡乱丢到推车里面,她拖着步子离开去寻找清单里面的下一项物品。所以说了她真的很讨厌来超市买东西。


 


---------------------------


阿普唑仑(注:常见的临床用于抗焦虑与催眠用的精神药物,有一定改善情绪的作用,多用于抑郁伴有失眠或焦虑的患者,长期服用会导致药物依赖)。一片小小的蓝色药片能完全改变她的精神状态。一日服用三次就像发条装置一样。这是她生活中唯一的定数。


 


Taylor胡乱地把遮住她眼睛的乱糟糟的刘海抓开,然后用力扯开她的处方药瓶。她小心地从中取出一片接着迅速丢到自己的嘴里,弯下腰用洗手池的冷水龙头里的水将药片吞下。


 


在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Taylor开始她早上的例程。她缓慢疲惫地走下楼给自己来准备一杯茶,当水壶开始沸腾的时候她烤了一个百吉饼,在这之上铺开一层薄薄的奶油芝士。她在厨房左后方角落隐蔽处的早餐桌边上坐下,独自一人完成早餐。她厨房的窗帘已经被拉开了,在吃早餐的同时她向窗外瞄了一眼。她去年刚搬到圣路易斯,在Dianna去世的两年后。宾夕法尼亚的气氛让她几乎窒息,她出生长大的镇子太小了。每个人都知道那场事故。每个人都知道Taylor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和她如何陷入了紧张性抑郁症之中。Wyomissing(怀奥米辛)很小流言在这里完全不受控制跑的太快了。Taylor已经疲于成为众人的话题了,她也无法继续在她和Dianna的老房子里面继续生活下去。那太过于苦痛,所以她只带走了几件她能够承受“重量”的物品,尽可能地远离这里。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选了圣路易斯。她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朋友或者家人,这里的人也完全不知道她是谁或是她从哪里来。或许只是因为她喜欢这种隐于众人之中的感觉。这里的人们不会同情她,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她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独居的几乎足不出户的女人。人们不知道她在一场悲剧的车祸里失去了一生所爱,或是她是一个失去了自己的天赋的天才。


 


在圣路易斯,她只是Taylor。带着一身焦虑愁苦的人。一个注定被她死去已久的挚爱的亡灵萦绕余生的女人。


 


她迅速地完成了自己的早餐,沉默地开始收拾起了厨房。这是她试着做到的其中一件事;保证自己房子的整洁。一个干净整洁的屋子能提升她的心情指数,她能感觉到这个过程是有利于她的治疗的。她甚至认为自己是有点洁癖的。


 


她洗干净了那些餐盘与此同时感觉到一根毛茸茸的尾巴正蹭过自己的双腿。Meredith轻轻地喵了一声,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蹭着Taylor裸露的小腿。Taylor快速地擦干了双手,蹲下身,在Meredith其中一只灰色的折耳边上挠了挠。


 


“早上好,Mere.”Taylor轻声说道。Meredith回以一声低沉的满足的咕噜咕噜声,Taylor的脸上因此闪过一丝笑容。这些日子以来她不常露出笑容,但是如果她笑了那通常是因为自己的猫,即使对于Taylor来说这听起来也挺可怜的。


 


在返回楼上继续消沉地度过一天之前她在Meredith的碗里面倒满了猫粮也确定倒了新鲜的水给它。在一天中剩下的时间里面她也没什么事可做,但是她觉得一个人躲着抑郁消沉和清扫一样对她的治疗来说很有用。这至少让她觉得自己做了些什么事,在她将她的斜裙的淡蓝色的纽扣扣上的时候几乎就有一种自己是正常人的感觉。


 


她本该有事做的但她将这推迟到了另外一天。去超市购物在她清单的顶端,然而她却完全不想去做。在她在两周前在那个女人面前将自己表现的像个白痴一样之后,Taylor几乎躲开了所有的农产品货架。她都不敢看那个女孩的脸因为她为自己的笨拙而感到尴尬。那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日子,在她第一反应跑出了超市之后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心力交瘁。她让她自己出丑的事实完全不能让她感到愉快。这糟糕的一瞬间毁了她的一天。她试着去分开这些好的坏的事情,但在当你这三年的生活之中除了乌云万里电闪雷鸣之外一无所有的时候,看到事情的积极面真的很难。


 


阳光也许照耀着她,但Taylor再也不能感受到这一切了。门外的世界对她来说是一成不变的,有蓝天绿树但也许这些只是褪色后的灰冷。Taylor生命里的活力随着Dianna的死亡一同离开了。


 


在一成不变的孤独的午餐之后,Taylor花了些时间待在她的音乐室里。这位于三层的阁楼里,当她看到那些她不再弹奏的乐器之后不禁叹了口气。它们都摆在房间里的属于自己的小角落里,但她的钢琴占了大多数的空间。这很大件也很华美,但Taylor已经不再记得自己曾用这一模一样的钢琴写下过多少奏鸣曲了。


 


她已经许多年没有写过甚至没有演奏过了。她也几乎不再记得在钢琴边坐下让自己的手指自在地滑过琴键是什么样的感觉了。这多么的滑稽啊,这些曾是你整个世界但突然一切又对你如此陌生。


 


Taylor的手滑过合上的覆于琴键之上的琴盖。扬尘仿佛被她的指尖惊扰了,她看着这些灰尘扬起,在从窗口透入的阳光照射之下显出流动的样子。她一时兴起抬起了琴盖,然后低头长久地盯着琴键。一股怀念之情涌上心头,她的手指渴望地虚浮于琴键之上,但她却太过于害怕以至于不敢做出任何接触。


 


门铃响了。


 


这吓坏了Taylor导致她差点被摔下的琴盖夹到了手指,琴键再次被盖上了。她终究还是畏缩着退后,深深呼了一口气以稳定她太过于疲累的神经。该是时候服用今天的第二片药了。


 


不过她该先去开门。


 


“不给糖就捣乱!”


 


三个孩子站在她门口的台阶上,带着张开得大大的背包,脸部隐藏在非常吓人的面具后面。这确实有点吓到她了,尽管事实上太阳还没下山。为什么这些不给糖就捣乱的小孩在太阳都还挂在天上的时候就来要糖了?还有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是万圣节了?


 


Taylor在记住每天是什么日子方面有点麻烦。但她在习惯把日历放到触手可及的地方之后好了些,可是她仍是没有注意到今天是10月31日。


 


Dianna曾很喜欢万圣节。


 


这想法在她阻止之前就快速地在她脑海里蔓延,她感受到一阵几乎要将她击倒的悲伤在那一瞬间压倒了她。


涌上的悲伤让她无言地低头盯着三个仍然等着她给他们糖果的小孩,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给他们的。Dianna曾总是那个在假日前准备了足够一个迷你糖果吧的人。


 


Taylor什么也没有。


 


“您打算给我们糖还是不给,女士?”其中一位男孩问到,他被面具挡住的声音显得有点低沉的。


 


“我没有准备任何东西,我很抱歉。”Taylor愧疚地摇着自己的头。


 


这三个孩子大声的抱怨,挫败地低下了自己的脑袋。Taylor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在他们准备要走到她邻居的屋子那边的时候她再次大声向他们道歉。


 


她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关上了自己的前门,有效地将整个世界再次拒之门外。


 


--------------------------------------


“Karlie姨姨我们什么时候走?!”


 


在她侄女的大声喊叫之下Karlie的脸部肌肉忍不住抽了几下,女孩显而易见地在每分每秒之后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她仍在努力给Joe穿上它的变装,一件Josh在网上找到的可爱的鲨鱼装。Joe非常激动,在Karlie每次想要把它塞进去的时候都使劲扭动着身子逃走,所以这比平常花了更久。


 


“太阳还挂在天上,为什么要急?”Josh走过来搭救Karlie,在小心不碰坏她的变装的情况下一把将这个四岁的小家伙捞起来。


 


“所有的糖果都会被人抢走的!”


 


“这听起来难以置信的。”


 


“Josh舅舅,”Kathleen大声抱怨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真的吗?他们都在那昂贵的幼儿园里面教了你什么啊,究竟?”


 


Kathleen耸了耸肩然后将一只胳膊绕着Josh的脖子,一边朝他咧嘴笑了笑一边弹了弹她的小短腿。“图形还有什么的。”


 


“像是几何?”


 


Karlie哼了一声,然后在她终于把Joe的变装穿对之后发出了一声胜利的欢呼。Katheleen也跟着欢呼,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她们可以开始四处去邻居那要糖果了。


 


他们都从Karlie和Josh的公寓楼里面走出来,然后挤进Karlie的车里面,Joe跳上了后座和Kathleen待在一起。Josh来驾驶因为他今晚的任务就是把她们从这个邻居家送到另外一个邻居家,他们把车从路边开走朝着第一站出发。


 


陪着一个精力充沛的四岁小孩去“不给糖就捣乱”是非常累人的,她和Josh在开始拖着脚步走路之前只撑了一小时。Kathleen的包在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要满出来了,她早就把这个丢给Josh了因为这太重了她根本就带不动。


 


他们名单上最后一位邻居是住在靠近圣路易斯市中心的。这个可爱的小地方叫做拉法叶特广场(LafayetteSquare),高高的联排别墅和精心锻造的铁栅栏充满着旧时代的魅力。Karlie喜欢这整个地方显出的时代感,她能看到自己有一天将会住在这儿如果她有足够的钱。


 


太阳现在在地平线的底处,Karlie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粉色和橙色相融合的色彩。她自小以来就钟情于落日。就只是看着一天的结束和太阳下山星月挂上夜空都足以觉得美丽。


 


“这房子好好看啊!”Kathleen高分贝的叫声将Karlie从自己的沉思里面拉了回来,在随着她侄女的目光看向那处之前她略显严肃地眨了眨眼。


 


这座房子被漆上了浅色的略显褪色的蓝,带着不同凡响令人印象深刻的窗户和一扇大大的前门。在精心锻造的铁栅栏后面,Karlie终于能看见到底是什么特别吸引了她的侄女。透过前边其中的一扇窗户能看到一只猫,它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们。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再背的动更多的糖了。”当Kathleen正一步步地靠近那栅栏Josh忍不住抱怨。


 


“就再一次!拜托了!”Kathleen露出了一副小狗般可怜兮兮的表情,Josh只好吹胡子瞪眼把头扭向一旁,他的决心瞬间就被融化了。


 


“就再一次,这之后我们就要带你回家了,Kat.”他让步了。


 


Kathleen激动地上蹿下跳,然后快速解开栅栏的门闩,在通往前门的砖铺小路上蹦蹦跳跳。Joe吠着,赶紧跟在她的身后,Karlie只好叹了口气耸耸肩在Josh递给她Kathleen的用来装糖果的包之后跟了上去。他则一个人待在栅栏的外边,无聊地转动着手中的车钥匙。


 


Kathleen太矮了不能够够到门铃,所以Karlie只好替她按了门铃,然后她们站在门外等了好长一会。她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Kathleen催她再按一次。


 


“也许根本就没人在家,Kat.”尽管口上是这么说的,她还是为了安抚女孩再次去按门铃。


 


门在Karlie第二次将手指按上门铃之后开了她们都显得有些吃惊。一位女士站在门的另外一侧,Karlie觉得后脑部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这一丝感觉告诉她她曾经见过她。


 


“不给糖就捣乱!”Kathleen大声说道,当她满怀期望地抬头看着这位女性的时候百万瓦特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Joe跟着她吠到,似乎也在讨要属于它自己的糖果,当女人将目光停留到约克夏的身上的时候她看起来有点儿受到了惊吓。Karlie发誓她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恐惧,她马上弯下腰用她空闲的那只手抱起了Joe.


 


“抱歉。”她羞怯地道歉道,仍在努力想找出她到底在哪里认识了这个女人。“不要被这吓人的鲨鱼装骗到啦,它没有恶意的。”


 


“对!它是JoeJoe.”Kathleen补充道,在她回到正题之前。“您有糖果吗?”


 


“我……”这个女人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的,她瞥了Karlie一眼。“我没有,抱歉。”


 


Karlie低头看了看Kathleen,觉得她的侄女会撅起小嘴,但取而代之的是她一脸的困惑。每一家都会多少有点不同种的糖果的。


 


“为什么?”Kathleen由衷地感到困惑。


 


“嗯,好吧我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万圣节。”


 


“真的吗?”Karlie和Kathleen同时说道,一起侧过了头。


 


“我想我的日子过的有些混了。”女人看起来很是尴尬,这让Karlie灵光一闪。


 


“嘿,你是那个灯笼椒女孩!”一个笑容在她脸上缓慢地蔓延开来当所有的回忆都在这一瞬间向她涌来。“在超市那。你够不到那些洋葱来着。”


 


女人的脸颊一下子变得有些粉红,当Karlie盯着她看个不停的时候她尴尬地移了移身子。她知道这很没有礼貌但她就是忍不住。那天超市的刺眼灯光让她直到现在才能够有机会好好看清她的脸。


 


她有着Karlie此生从未见过的最蓝的眼睛。就像是一池冰冻的蓝宝石,坚硬,不屈,和恒久的悲伤。Karlie所见的冷漠无神萦绕于此,就如同女人剩下那部分脸上带着的一样。她是无与伦比的美丽但却像肩上担着整个世界的重量。


 


“我对此感到很抱歉。”金发女性不安地玩弄着自己腰边的裙子,Karlie的目光闪烁追随着这些不安的小动作。那颗大大的钻石戒指还在那儿,第二次见到它让她感觉更加沮丧了。


 


“所以你真的没有任何的糖果吗?”Kathleen的下嘴唇可爱地翘起,当女人被她侄女那双大大的绿色眼睛卷入的时候Karlie摇了摇她的头。没有人能抵挡Kathleen.


 


“也许我能找到些什么,”金发女人低声说道,看上去仍然不是很确定。“你的变装不是很可怕,其实”


 


Kathleen低头看了看自己粉色和白色相间的制服,看起来非常骄傲地摸摸了自己芭蕾舞裙的荷叶边。


 


“我是个芭蕾舞者!就像我的Karlie姨姨一样。”Kathleen抬起头崇拜地看着Karlie,她的眼睛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是最棒的芭蕾舞者,当我长大的时候我就会变得像她一样。”


 


Karlie为这赞美红了脸颊,尽管她已经听Kathleen说过无数遍了。作为一个孩子的偶像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但是自从Kathleen能走能说起她就想要当一个芭蕾舞者了。


 


女人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容,她小声地道歉告辞转身去找能不能有什么可以放到Kathleen那已经溢出来的糖果包里。 她只离开了一小会,当她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根香蕉脸上带着略显窘迫的表情。


 


“我只有这个了。”


 


Kathleen的笑容完全地消失了,她转过来抬头盯着Karlie,无声地问她这是不是什么根本不好玩的烂玩笑。


 


“我讨厌水果。”Kathleen发牢骚道,Karlie严厉地看了她一眼。


 


“拿上香蕉然后道谢。”


 


Kathleen跺了跺脚但最后还是拿过了香蕉,当她把香蕉放进自己的包里的时候看上去有点不开心的。“谢谢。”她不情不愿地说道,然后转身去找栅栏另外一侧的Josh.


 


Karlie放下了Joe,小狗马上冲了出去追上了Kathleen,剩下Karlie一个人站在女人的台阶上。


 


“我为她的所作所为感到很抱歉,她有时候就是个熊孩子。我老是和我姐姐说不要再骄纵她了。”Karlie严肃地道歉道。女人只是耸了耸肩,看起来并没有被Kathleen公然的无礼而困扰。


 


“谁要是在万圣节给我一根香蕉我也会生气的。真希望我能给她一些更适合的。”


 


“她不会有事的,反正她也拿到了一大堆的糖了。”Karlie笑了笑在女人的门口徘徊犹豫了一下下,但仍是被她无比的魅力所吸引了。“这可能有点奇怪但……你的名字是?”


 


女人看起来有点惊讶,眉头因为沉思而皱起,犹豫着是否该说出私人的信息。


 


“Taylor。”她小声说道,Karlie一开始几乎都没有听见。


 


她真好看


 


“我是Karlie。”她伸出自己的手,Taylor低头看了一眼神情就像是从未有人要求和她握手过。就在Karlie要放下自己的手的时候,Taylor伸出了自己的手,她们的手握在了一起,就那么一会。


 


Karlie的心漏掉了一拍,她想知道Taylor是否有和她一样多的触动。她想知道是否她也感到一阵刺激从自己的脊椎冲下。


 


“Karlie姨姨!Josh叔叔说!我们就要把你丢在这里了!”Kathleen毁了这一瞬间,Taylor快速地放下了Karlie的手。


 


Karlie轻声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慢慢逐步后退离开了门前,并朝Taylor微微摇了摇手道别。但她很快就被顶端的台阶绊倒了,几乎就要把自己的脸直直的砸在地面上。不过千钧一发之际她却优雅地将自己重新站稳,用脚尖着地,用某种流体动作把自己摆正。有时候学芭蕾真的是迟早有用。


 


“我的天啊,你还好吗?”金发女人跨出了一步,几乎就要跨出她前门的门槛来救她。


 


“哦,没关系,我完全是故意这么做的。”Karlie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不惜一切代价躲避着Taylor的注视。当她快步走到朝向栅栏外的那条砖铺小路上的时候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她发誓她能听到背后的轻笑声,但这笑声随着前门的关上而被切断了。


 


 -----------------------


完全不懂芭蕾关于那部分大概翻的不是很清楚请见谅


文里she she she her her her真的很多翻起来她她她的可能也有点不清楚抱歉啦


还有blonde the woman之类的换成中文总觉得好变扭 感觉不管用女人女性女士还是啥都好奇怪啊


另外原作者更啦!新的那一章超级甜!!!



文里面的窗口的Mere大概就这种感觉



文里面两个人初次相见的时候


吃瓜读者A:我的天啊!谁快拿点爆米花过来!


吃瓜读者B:我拿了薯片


吃瓜读者C:我带了百事可乐


吃瓜读者D:我带了杂草卷





 文里面最后karlie盯着Taylor不放差点平地摔的时候


吃瓜读者的反应清一色:呆子!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