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Fanfic:血族

詩人Darwin:

Chapter.2 - 蔷薇面具







Antediluvian的上课时间是日落之后,Karlie从宿舍出来直接跟着格雷斯去了教室。


她的第一堂课是科洛斯小姐的历史课,她专门教授血族的变迁和等级制。


教室已经开始上课,Karlie进教室里吸引了一些目光。这里和自己以前上课的地方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俨然深夜。教室里的人不多,科洛斯小姐把Karlie安排坐到一个黑发叫Kendall的女孩旁边。Karlie很有礼貌的冲她微笑,被对方无视后只能悻悻吐了吐舌头。


好像这里的人都不太友好呢。


 


整堂课上Karlie只觉得很困,她还没有倒过时差,在来到这里前现在应该是她睡觉的时间。黑板上的字变得模糊不清,Karlie很想闭上眼睛。但她不想在第一堂课上就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一直硬撑到下课。她想趁下课的时候眯一会儿,Kendall却拉着Karlie去餐厅,她以为Karlie一脸乏力的表情是来源于饥饿。


 


“你或许该吃点什么...”Kendall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帮Karlie要了块血迹布丁。


Karlie困得睁不开眼睛,“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睡觉。”她手枕着头,另一只手拿着小勺子捣着布丁。血腥味充斥着她的鼻腔从味觉开始引诱她的胃,但她实在没有力气去解决掉这种诱惑。


“你们血族是不是都很...冷漠?”Karlie本来想换一个词形容,但是此刻脑袋里没有比这个词更加贴切的形容了。整堂课上科洛斯小姐几乎没笑过,同学们也是不苟言笑在做笔记,包括格雷斯除了第一次见面那个惨白的笑容,一起来的路上Karlie几乎没看他会笑这种本能。


Kendall抬头看着她,目光好像要看穿Karlie,“你不是吗?”


Karlie呛了一口,“我家里人不让我接触其他血族...而且你们上课的时候也过分严肃...”她隐瞒一部分,说的也是事实。


Kendall笑了笑,“科洛斯小姐的课比较严肃,因为课堂表现关系到我们的学分,我们怕...”她对Karlie做了个鬼脸,说的理直气壮。“几年前有人在她课堂上闹事,你看现在都没毕业。”


Karlie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个不远处角落里一个邋遢的男孩正在吃东西,脸上溅满了汁水,红色的液体有一些还沾在了头发上。


Karlie有点犯恶心,迅速转过了头。她知道学分的事情,来的路上格雷斯提到过。


Antediluvian的学生每个学期有十二分,不只是学习成绩还包括了日常行为举止,学会也会直接和奖学金挂钩。学分不会累计,但是如果这个学期扣除超过了十二分,那么下个学期拿到的分数会减去扣除的那部分,在校期间如果不能偿还被扣除的学分,那么毕业也就会遥遥无期。


Kendall告诉Karlie那个可怜的男孩被记了256分。


Karlie想知道那个男孩到底做了什么,Kendall耸耸肩膀说自己也不清楚,她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几乎就是Antediluvian的传说了。


 


“你被分到哪个寝室?”Kendall问。


“2F13。”学分的事情让Karlie有了胃口,连困意都消散了许多。血迹布丁的味道不是特别好,她有点想念Annie做的布朗尼。通常Annie轮休的时候都会准备布朗尼给自己和Cara当点心,当然她拿到的那份比Cara多很多。


Kendall似乎看出了Karlie对食物的不满意,“听着,餐厅之前的厨师长请了长假,我们现在不是吃饭,是为了生存。”


Karlie无奈的看着她,“好吧。”说完又吃了一口布丁,血液的味道填满她的口腔,血剂的味道没有过期血好吃,Karlie在学着慢慢适应。


“你刚才说你在2F13?”Kendall把手放在桌子上,凑近坐在自己对面的Karlie。


Karlie点点头,“怎么了?”最后一口布丁被吃完。


“这会非常有趣。”


Karlie不明白无奈的看着Kendall,但是对方却没有给她解释。新的一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离开餐厅的时候Kendall又掏钱买了一杯饮料让Karlie带去上课喝。


Kendall说的没错,第二堂课的老师是一位秃顶的中年男人。教血剂的融合什么的。和科洛斯小姐的课不同,这堂课上大家都活泼了许多,有人在打小差,也有人在玩手机游戏。Karlie也拿出手机和Annie还有Cara发简讯,她跟父母坦诚说自己想念她们。


 


天快亮两个小时前,Karlie才回到自己的寝室。她刚来的时候以为自己的床会是一个棺材什么的,电视剧里血族不是都是睡在黑色盒子里么。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宿舍的床非常软,窗户还是电脑控制可以闭合把房间弄成密室的那种,应该是为了遮挡阳光。但Karlie不需要,她不畏惧阳光,从洗手间出来困意重新席卷她,她把窗户打开,整个人摔进床里。


她太困了,把手机连上充电器后开了音乐准备翻了个身想睡觉。


 


“哐”的一声,Karlie被吓得一哆嗦,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房间里的窗户不知道为什么被关上了,又“哐”的一声,再次被打开。Karlie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手摸到枕头底下的防吸血鬼喷雾,那是Annie在帮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放进去的。


一件黑色的皮衣夹克从窗户外面被扔了进来,然后是一个金发的女孩爬了进来。进入房间之后,她像完全没有看到Karlie似得,拿着手上的遥控器关上窗户从地上捡起夹克甩了甩直接走了,步伐踉跄像喝醉酒的醉鬼。


Karlie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门被关上带来的声响,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睡迷糊了在做梦。她太困了,又倒回了床上,Karlie打算明天看到Kendall的时候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她想到对方在餐厅说的那句话,觉得Kendall应该知道些什么。


隔天上课之前,Karlie专门跑去问自己宿舍那个爬窗户进来女孩的事。Kendall有点嗤之以鼻,告诉Karlie那个女孩是元老院某位长老的千金,Karlie的房间以前是她们翻墙出去的出口,因为那个房间下面就是围墙,而且是监控的死角,以前那里是空寝室,基本上不会有学生入住。


血族和人类一样不喜欢13这个数字。


Karlie听出了语气里的厌恶,就像她以前学校那些女孩之间的勾心斗角。Kendall告诉她如果觉得被打扰的话可以跟宿管投诉,Karlie并没有听她的话,反正她不想当那个打小报告的人。


 


金发女孩好像每个晚上都会出去,快要天亮的时候才爬窗户进来。有时候扔进来的是外套,有时候会是一双高跟鞋。和第一天的一样,女孩都表现的仿佛Karlie不存在。


一直到有一天晚上,Karlie又听见了窗户的声响,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窗户被人关上又打开,抱着枕头想重新睡去。让她睁开眼睛的原因是有人抽走了被她抱在怀里的枕头,然后一个冰凉的物体钻进她的怀里。女孩背对着她,从Karlie身上拉走被子。


对方身上浓郁的酒气让Karlie皱眉,还有弥漫的烟味。


 


“你看得到我吗?”Karlie抚着额,戳了戳女孩的手臂。


“我不瞎。”女孩翻身往Karlie怀里钻去,“你不关窗户睡觉会死的。”她慢悠悠的,说话有含糊。“你竟然有体温诶。”她笑着说,把嘴唇贴在Karlie的脖颈上。嘴唇的凉意碰触到温热的肌肤,Karlie不知如何是好。


黑暗的房间里,金发女孩露出獠牙,刺破肌肤的同时血迹顺着獠牙倾泻而下。她一点都没有放过,那是鲜美的食物。


Karlie吃了一惊,在她想推开那个女孩的时候,女孩先她一步放开了Karlie。


女孩说,“你身上有人的味道。”她舔着Karlie的脖颈,血族良好的自我修复系统让被咬破的肌肤很快愈合。


很痒,Karlie几乎忘记了制止金发女孩的动作。她很快被对方牵制住,女孩坐到了她身上压着她的双手手腕。


Karlie已经适应黑暗里东西,她看到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还有被弄花唇膏的极薄嘴唇。她们之间几乎鼻尖相抵。Karlie咽了咽口水。


“你是谁?”金发女孩问,满身的酒气让Karlie别过脸。


“Karlie Kloss,新的转学生。”Karlie回答她,不一会儿牵制住她双手的力道松开了,金发女孩倒在了她的身上似乎已经睡着。


Karlie感受着女孩身上阵阵的凉意,抬头看了一样床头的电子时钟。上面显示的蓝色数字变成了红色,预示太阳升起,是不属于血族的白天。


Karlie叹息了一声,想把女孩从自己身上弄下来。她不能跟一个喝醉的血族计较,Cara和Annie也都教过她要对女孩们礼貌。


 


“别动。”睡着的女孩说,她抬起头看着Karlie,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叫Taylor,Taylor Swift,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喜欢你的血。”说完,她又在Karlie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