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My Princess

嗜糖者:

Samantha Groves ,她有个外号叫“Root ”,是唐希尔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长大,毕业后来到这里安稳工作已经3年。












直到有一天前台收到一大捧玫瑰花,Root 立马成为唐希尔公司八卦的中心。成为众矢之的她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这捧娇艳欲滴的玫瑰,和没有署名的卡片,卡片最后还写上“My Princess ”,肉麻浪漫程度让人不禁各种羡慕嫉妒恨。












“挺浪漫的,看来你有人追了。”












坐在隔壁的Shaw 忍不住调戏对着玫瑰花脸红半天还害羞得不敢看别人的Root ,她已经魂不守舍一个上午了,估计还在脑海里使劲回忆她之前碰见过哪个男人,才会如此露骨地公开求爱。












“好啦,Shaw ,就别笑我了,长那么大我还没收过花,还搞那么高调,真的好尴尬……”Root 捂着红红的脸,但看得出她其实很兴奋。












Shaw 耸了耸肩,“那中午我们还一起去吃饭吗?还是和你那个浪漫的王子去吃? ”Root 嗔笑着推了推Shaw ,“好啦,没有什么王子,今天中午去吃牛扒,行了吧?Sameen ?”












送花事件发生没多久,Root 接下来陆陆续续收到一些礼物,最后一句总是那句My Princess 。Root 试图弄清对方是谁,但是好像都毫无头绪。那个神秘的人好像十分熟悉她的爱好,看起来是个故人或熟悉的什么人,但是同时做事也异常谨慎小心。












Root 魂不守舍了一个星期,直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条短信过来,大意是嘱咐她好好休息什么的关心的话,最后是显眼的My Princess 落款。她赶紧打电话过去,但却没有人听,找技术部的同事分析那个手机号码的来源,可这却是个无实名登记过的卡,且无法追踪来源,只显示同在纽约这个地方。












她懊恼地趴在桌子上。她真的很想搞清楚是谁送的花,是谁那么关心她,却怎么也不肯露面。正在苦思冥想之时,手机一震,那个号码突然发来一条短信:












“今天晚上有空赏脸去看个电影吗?My Princess ?”












Root 激动地手机都差点没抓稳。终于能看到真面目了,她感到很兴奋,但同时她也很担心,因为她不清楚对方是谁,可不可靠,如果是坏人怎么办。












思前想后,还是把那个面瘫同事Shaw 带上好了,长得那么生人勿近的禁欲系模样,虽然矮但是有肌肉啊,有她壮胆也不错。这样想着,她只用了一餐牛扒就成功把Shaw 骗了过来。












原本以为那个细心浪漫的男人会选爱情片和自己一起看,可是没想到居然是恐怖片,全程她闭着眼睛缩在Shaw 的怀里尖叫不断,直到片子播了一半Shaw 终于忍不住,翻了不知道第几个白眼,甩手说上厕所,Root 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好像是去见那个人,但是他始终没有出现。












焦灼之中,Root 又收到一条短信:“我见到你了,你比以前更美了,抱歉我并没有现身,因为我只想静静看看你而已,My Princess 。”












Root 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她没有印象?环顾四周,好像并没有人符合她心目中那个人的形象,她莫名感到惶恐。












他应该是很早认识自己,并迷恋过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段频繁殷勤地送礼,短信问候却怎么也不现身,而且还莫名其妙约自己看恐怖片,题材还是比较重口的,Root 越想越不对劲。












Root 走出了播映厅,刚上完厕所迎面而来的Shaw 一脸茫然地问她干嘛不进去看完,还问她见到那个人没有。












“他……他没有来……我感到有点奇怪……还有……很害怕……你说他会不会是变态?”Root 结结巴巴地说着话,抓着Shaw 的手,额头冒出冷汗,泯着苍白的嘴唇,眼神似乎在请求Shaw 带她离开这里。












“好……那今晚你先去我那里将就一晚,别回你家了,我怕他会找上门。”Shaw 安慰地抚摸着Root 的头,半搂着她回去了公寓。












Root 晚上一直在做噩梦,睡觉十分不踏实,经常蹬被子,Shaw 不得不经常起来给她盖好被子,最后无可奈何选择了盖同一床被子,抱着她睡才安稳下来。












第二天早上,Shaw 迷迷糊糊醒来,发现Root 早就醒来拿着手机忧心忡忡。












“怎么了吗?”












“没……只是有点累。”Root 勉强笑着把手机放下,重新躺回被窝。












她并没告诉Shaw ,昨晚她收到一条短信,号码好像换了,但是语气和最后的称呼没有变过。明明她已经拉黑了那个号码,可是好像他总是有办法去联系她。












可能是昨晚Shaw 在,他不敢轻举妄动。Root 决心隐瞒Shaw ,她想自己一个人去解决那个问题,亲手揭开那个神秘人的真面目。












那条短信邀请她去歌剧院看演出,Root 稍稍安心下,至少公众场合他应该不会乱来。但出乎意料的是,诺大的歌剧院居然只有她一个人在看,而且题材是黑暗童话故事,巧合的还是这个戏剧名字就叫《My Princess 》。












Root 耐心看完了这个系列的前两个章节《Sironia 》和《House of Doll》,后面愈加诡异的音乐她终于绷不住了,自始而终她还是没能看到他一面,她既失望又愤怒地想站起来离开歌剧厅时,手机适时地响起短信提示:












“不打算看完吗?第三部分的《Alias 》不好看吗?我以为你会喜欢,My Princess 。”












Root 马上抬头环顾四周,诺大的歌剧厅只有舞台上卖力演出的演员在表演最后一个章节《Word of L》外,没有任何人出现。她的手在颤抖,但还是尽可能淡定地走了出去。












接下来简直是糟糕至极。那个神秘人好像料到她以后不会再和自己出来,只是纯粹的短信骚扰和不定时的小礼物赠送。他熟悉她一切东西,包括她从来没和哪个人提起的,她最喜欢的花是德州的州花蓝帽花,而每次收到的礼物都夹着一朵蓝帽花。












Root 愤怒地把礼物扔进垃圾桶,随着礼物的卡片像是在嘲笑她一般,缓缓落在地上,醒目的花体字“My Princess ”格外引人注目。












她捡起卡片想撕毁。可是就在她拿起来一瞬间,她突然注意到卡片一些字体。她一愣,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拿起车钥匙立马前往Shaw 家里。












“怎么了吗?看你脸色那么不对劲,那个人又找你了?”Shaw 打开门,毫无意外看到Root ,因为只有她才知道自己住哪里。












“我想……我已经猜到了是谁。”Root 一脸严肃地把门关上。












“Sameen ,我今天收到那个人发来的礼物,卡片上的字迹我看了很久,因为他用的是传统的钢笔,沾满了墨汁书写必定会蹭到手的侧面,然后不可避免地把手上墨水蹭回纸上。但是由于他写的是竖排字,从右至左写起,一开始我觉得他那种书写方式很奇怪,但想想看,能做到写竖排字的不沾到墨水的,只有那种人才可以——”












“左撇子,Sameen ,只能是左撇子才会。”Root 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直勾勾地望着她。












“不会吧,他……左撇子?和我一样啊。”Shaw 叉着腰轻笑了一下,没把它当回事。












“对,而且我想过身边的左撇子,加上每次必有的蓝帽花——只有德州人才知道的州花,而且我非常喜欢这种花,但我没和任何人提起过,而你正好每次都看到我收礼物时悄悄夹着的蓝帽花……所以……”












“所以……你认为我就是那个神秘人?”Shaw 的态度不再戏谑,她站直了身,甚至语气中夹杂着恼怒。












“我是你同事,同时唯一的好朋友也是你,你现在告诉我我就是那个神经兮兮会玩弄你对你作出那种难以让人接受的恶作剧的人?左撇子全世界那么多,而且就凭在公司里只有我们两个来自德州就判断我知道你喜欢什么,Root ,你不觉得你这个月自从那件事以来变得有点疑神疑鬼了吗?”Shaw 咬着牙低吼着,似乎对Root 这样怀疑自己感到很气愤。












突然Root 像发疯一样,她不停地说“你这个恶魔”“别再送礼物”“为什么你要那么做”“我要杀了你这个变态”,紧接着一把小手枪从她腰里掏出来,对准了Shaw 。












“I will end you。”Root 此时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眼神变得愤怒而通红。
















--------分割线--------












“Carter 警官,有头绪了吗?”












一个新晋的警员菜鸟关心地问候着负责此次的枪杀案的Carter 警官,后者正叉着手臂靠在椅子上沉思。












“Samantha Groves ,人称Root ,是唐希尔公司的员工。由于不停受到一个神秘人的骚扰,神经变得有点衰弱,所以在调查神秘人时失控枪击了她的同事Sameen Shaw ,我们赶来现场时发现Shaw 不知所终,只有Root 昏迷在地上,弹壳有三个,地上的血也是属于她们两个的,而且恰好Shaw 的屋子在海边,不排除是不是Shaw 被Root 推了下去紧接着Root 失血过多昏迷了,反正后来Root 醒来彻底疯了,所有的证据都不利于她,所以最终判定她在德西玛精神病医院终身囚禁。”












Carter 把文件重重盖上。Shaw 是死是活还不清楚,连尸体也找不到,况且嫌疑犯也会一辈子出不来了,或许这个案子是该结案了。












“所以……神秘人究竟是谁?真的是Shaw 吗?”菜鸟挠了挠头,好奇地问道。












“谁知道呢,Shaw并没有什么动机会干这种事,也许一切只是Root臆想出来的?”












----------分割线---------












“Sarah ,6741号房的Samantha 现在还好吧?有正常吃饭睡觉吗?进来那么久没见她有意识地动一下,好像植物人一样不笑也不动,只会睁着眼睛看着远方。我听说她是杀人犯受了刺激才进来,你可要多加小心。”












“谢谢院长关心,她现在也不是很糟糕,我有信心可以照顾好她。”












德西玛精神病医院院长Harold 望着面前矮矮壮壮的,中东面孔的黑发护士,满意地点了点头。自从那个杀人犯进来后,没人敢去照顾她,只有那个新来没多久的护士生Sarah 自告奋勇去照顾她,让他感到很高兴。












院长离开后,Sarah 关上房门,慢慢走近了6741房间那个特殊的病人——Samantha Groves 。












“Root ,今天你很乖呢,Sameen 今天要给你一些奖励。”那个假名叫Sarah 的护士微笑着,把坐在窗边的Root 小心地抱回床上,解开了她衣服的扣子。












Shaw 在那晚挨了Root 一枪,紧接着她朝Root 非致命的地方开了一枪,最后在Root 昏迷时把第三枪打到靠海边的窗户上,伪造成Root 把自己推下去的假象就离开了屋子。












卡片是她送的,蓝帽花也是她送的,甚至话剧《My Princess 》也是她特地准备四个章节,每个章节开头字母连起来还是Shaw 的名字呢,她倒有点伤心Root 并没有发现这一点,而是通过小小的卡片才猜到。但一切都尽在她掌控中,她成功逼疯了Root ,从此她只能在德西玛度过余生,也就是说,以后她只能在自己身边了。












不过Shaw 还是想感谢刚开始送玫瑰花过来和请她看恐怖电影的神秘人My Princess ”先生,如果没有他一开始就布置好了开头,Shaw 也不会顺理成章地把“神秘人”这个角色完美地套进自己的计划当中,实际上和Root 看完电影那个晚上,那个邪恶的计划就在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看着眼前如此完美的女人,怎么可能不爱呢。












Shaw 慢慢褪去了Root 的衣服。Root 没有任何表情,麻木的模样就像一个任人宰割的傀儡。












“I love you ,My Princess 。”Shaw 带着嗜血的微笑,低头亲了亲Root 毫无血色的嘴唇,然后偏头轻轻吮吸着她的耳垂。












在Shaw 沉溺于她的身体时,她没有看到。












Root 露出了个诡异的满足的笑容。












“My Princess。”
















(短篇完,文中出现的粗体字My Princess 其实就是Root 一手策划的,非粗体字才是Shaw 借用过来的称谓,所以知道My Princess 先生是谁了吗?)





评论

热度(24)

  1. FaithCobie小天使🌷 转载了此文字
    詭詐又病態的愛,慎入😱
  2. 海德拉巴卖羊肉串的买买提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上天了
  3. SunYee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4. 佚名啊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5. 沧海轻舟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6. 爱你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7. Cobie小天使🌷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哇(°ο°)
  8. 没有ID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