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On the eve

JFA:



梗概:Eryka潜入Elise家的那一夜。




“One more night.”

***

夜色愈浓,远处的海潮听起来似乎便愈响。海浪激起缓慢而有力的轰鸣,包裹住这座城市。无数的欢愉和罪恶,都为黑夜和浪潮所覆盖。间或有几声海鸥的呼啸,似要冲破云层,余音久久不散。云遮住月,又被月的逆光染得斑斑点点,只有稀疏的几颗星星落在窗外,若隐若现的光屑仿佛流逝的火花,猝然一闪——如同先前的Eryka,悄然闯入Elise的房间,引来一簇越燃越旺的火种。Eryka很快便解开她们衣物的束缚。一个细密的吻从Elise的唇边开始,到胸口,直至腰际。那感觉过于强烈和复杂,以至于让Elise感到一阵灼痛。

Eryka的吻向上回溯,来到挺翘的乳尖。她开始用唇舌去采撷那粒甜美的樱桃。持续的刺激让Elise不自觉地轻轻上挺,这使她与Eryka贴合得更加紧密。Eryka的手穿过Elise身体与床形成的小小拱桥,用指尖似有似无地撩拨那片光洁的脊背。飨宴仍在继续,Eryka品尝着她所钟爱的果实。水声渐响,跟远处温柔的轰鸣相呼应。Elise感觉自己已经濒临狂乱,被浪潮裹挟,很快就要沉入深海之中。

当Eryka终于抚上那片湿润之地,回应她的是更为剧烈的喘息。

但Elise在完全失控前,再一次推开了埋首在自己胸前的Eryka。慌乱之中她的肘尖撞击到Eryka的锁骨。这一下显然不轻,钝痛使得Eryka轻轻抽了一口气。

“我很抱歉。”

“我不想要你的道歉。”Elise侧过头,金色的长发垂落一边,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她的喘息还未平复,但很显然她在竭力控制。“我也没有在摄像头底下做爱的兴趣。”

那天Elise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仔仔细细,从里到外,都没找到那个该死的东西。这件事让她如鲠在喉。她不愿相信有,却又暗自深信。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想象Eryka是如何计划缜密地布置好一切,暗中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再不动声色地靠近。接着她就不可避免地想起Eryka深邃如墨的眼睛,眉心的那颗美人痣,她总穿着的浅蓝上衣……还有那个夜晚。而情诗,香槟和松子酒,都是谎言的一部分。在Manon离开以后,Elise再次体会到某种强烈的痛楚。

Eryka叹息道:“没有摄像头。身处当时的情形,我不得不这么说。”

她轻轻把Elise散乱的头发拨至耳后,感觉到Elise的身体越来越紧绷,一点点积蓄着愤怒。

“你这个骗子。”
 
Elise想起那个噩梦般的清晨,她发现了Eryka的背叛。Eryka像任何一个温柔甜蜜的恋人一样,言笑晏晏,送来聂鲁达的情诗,诉说着对她的想念之情。然后在被拆穿之后拔枪对准自己。

You mean nothing to me,Elise.

某一瞬间Elise甚至希望她扣动扳机,结束这荒谬的、充满了伪装和欺骗的一切。她对之前为这个人的竭力辩护感到羞耻。而如今她也做不到完全恨她,Eryka像病毒一样冲昏了她的头脑。

Elise闭上双眼,企图遏制不停涌出的泪水。

“现在是真的。”Eryka俯下身,手指眷恋地划过她的脸颊,一点一点轻吻她的泪痕。E-li-se。她无声地唤着她的名字。“在这里,我是真的。”

Elise想她的确感染了某种病毒,再也无力去怀疑和确证什么。陷入Eryka的温柔目光,就像大病一场。现在她感到自己已经被拖入那片海域,身体内部翻涌着黑暗的潮水。一股激流穿过漩涡,涌向最深处,一波又一波,直抵核心。意识渐渐消散,只有激流愈来愈深,愈来愈重,搅动她的灵魂。这波狂潮终于在一阵颤栗之后归于沉寂。

Your presence is foreign, as strange to me as a thing
I think, I explore great tracts of my life before you
My life before anyone, my harsh life
The shout facing the sea, among the rocks
Running free, mad, in the sea-spray
The sad rage, the shout, the solitude of the sea
Headlong, violent, stretched towards the sky

                         ——Pablo Neruda《Thinking, tangling shadows》


***

“我想我可以收回我的话。”

“什么?”

“这一次是最好的。”

“我应该骄傲吗?”

“不。我没在夸你。”

事后,她们开了一盏更明亮的灯。暖黄色的灯光温温柔柔地出来,打在Elise金色的头发上。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望向窗台的方向。她看起来沉静而温驯,令Eryka联想到一只小猫。平时的Elise很难与这种想象契合。

十分难得的时刻。Eryka将Elise圈入怀中,把下巴搁在她的肩头。Elise的身体僵硬了片刻,她并不习惯这种……过分温情的动作,但终于还是渐渐放松下来。一时她们都陷入沉默,直到房间里挂钟的分针走了数下。

Eryka环顾四周,Elise住处的装修有她鲜明的个人风格。硬朗的线条,深蓝的色调,简洁,实用,不加缀饰。

“或许你可以考虑养只猫?”Eryka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小东西根本没辙。”Elise顿了顿。“况且,我也没时间照顾好它们。”

“只是玩笑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Eryka听出Elise声音里突然的犹豫和不安。

“事实上,我养过一只狗⋯⋯和Manon。在我还很小的时候。”

“Zoe。”Elise说。“它叫Zoe。” 


记忆宫殿里有道Elise很少开启的门,门背后是长而幽深的林荫小径,通往一栋漆成白色的两层小楼。一旦打开这道门走进去,有关少年时期的回忆和气味便纷至沓来。

那是Elise的家。院子里有个秋千,后来铁链生锈了,一推它就吱吱嘎嘎地响;那株红枫树到秋天会没完没了地落叶,她和Manon为了换一些零花钱轮流扫地,而Manon总是偷懒,把事情全丢给她;还有门边的狗屋,是她们自己用木板钉成的,做的过大了,以至于让Zoe住显得有点滑稽——Manon期望Zoe长成一只威风的大狗,但Zoe在半岁之后便停止生长,始终没高过她们的膝盖。它是只过分热情的长毛小狗,臭烘烘暖乎乎,总是凑过来舔Elise的脚踝。最先,Elise拒绝接近Zoe,后来她习惯了它的存在。偶尔Manon会悄悄把Zoe带进她们的房间过夜,半夜Elise醒来,发现它蜷在自己的脚边。

家的附近有一条河。傍晚时分,她们时常带Zoe去河畔散步,用一根质地粗粝的棕色狗绳。如果天气不冷,Manon会在路边餐车买上两个冰激凌。Elise对冰激凌不感兴趣,对她来说这种零食过分甜腻,但她享受把蛋筒掰碎喂给Zoe的过程。小狗横冲直撞一阵之后就慢下来。夕照洒向湖面,厚重的流水在静寂之中摇荡着。那是她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刻之一。Elise注视着Eryka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了那条河。

***

Eryka下床,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杜松子酒,倒了小半杯。又往里头加了些冰块。喝下一口,醇厚辛烈的味道在唇齿间流转。

“想来点吗? ”她轻轻晃了晃杯子。

“你知道,我不喜欢酒精。 ”上次从酒馆回来,Elise睡醒之后头疼了一整个上午。

“是吗?”Eryka脸上的笑意十分恼人。

Elise抿了抿唇:“在超市看到就买了一瓶。”接着她的语速变得很快, “是那一排最好的,所以我猜味道应该不会太坏。 ”

“只是顺便。”她补充道。

Eryka坐到床边,握住Elise修长的手指。“你可以蘸一点试试。就像你小时候蘸香槟那样。”

Elise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羞赧。她犹豫了片刻,将手指伸入玻璃杯里点了点,又迅速拿出来送入口中。那双蓝眼睛快速地眨动。

“这瓶尝起来……嗯,有点辣。不过并不糟。”Elise点头。表情认真。

Eryka放下杯子。床头的柜台上摆了一本白色的书,是Eryka离开那晚送给Elise的《On the eve》。她掠过书脊,随手翻了翻。书签卡在最后一页。

“你读过了?”

“我想我喜欢Elena。”

事实上,Elise很少阅读小说和诗歌。出生于一个浪漫至死的国度,她却更多地关注纪实作品。在她读过的少数几篇俄国小说中,她最喜欢Dostoyevsky,其次是Chekhov。像Turgenev这样的作者对她而言过于情绪泛滥。但《On the eve》让她沉浸其中。或许是因为Eryka赋予了这本书不同的意义。

Elise喜欢Elena。这个富有同情心,情绪饱满而充满勇气的年轻女孩,不惜一切代价与她的阶层决裂,追随爱人Insarov。如果自己是Elena——Elise憎恨阅读小说时的自我代入,她的性格跟这个人物也毫不搭边。但Eryka总是让她想起Insarov:同样是在另一个国度出生,坚毅果决,奔走于危险的任务,也同样通晓许多种语言。她不是Elena,无法不顾一切,更要面临情感之外的多重审判。她和Eryka如今的处境,比小说里的那对主角更要复杂艰难。

“你在想什么?”Eryka把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注视着有些神情恍惚的Elise。

“你。”

一个缠绵的吻落下来,杜松子酒的味道在Elise的口中弥散。Eryka握住Elise的左手,覆在自己的心上。

“试着来感觉我。”她说。

在这黎明的前夜,海湾雾霭迷蒙,远方隐隐约约传来船只的汽笛声,意味着晨曦不久后就要来临,也意味着她们即将到来的分别。Eryka的头发已在Elise情动之时被解开,黑发和金发纠缠在一起,就像夜晚与火焰的相生。那团火焰若有若无,时隐时现,却永不止熄。她们的生命也燃烧不尽,合为一体,悬置在这宽阔广袤的黑暗世界里。






*


看完The tunnel,被Elise和Eryka这一对萌的不能自已。最有张力的第八集拉灯了,于是忍不住脑补了那一夜。为写这篇还找了聂鲁达的诗集和屠格涅夫的《前夜》来看。


第一次写同人,对人物性格和剧情的把握难免有不足。欢迎交流:)






评论

热度(137)

  1. 麻达不是小马达R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