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夜航(Karlie Kloss/Taylor Swift)(01-05)

蛋汁猪排丼:

非常正儿八经的复健。半架空,老司机的放飞自我之作。想到哪写到哪,断断续续有,R18可能有,OOC有,爱看不看看请点赞。靴靴合作!


 


 


 


 


夜航 Night flight


 


 


01


“嗨。今晚有空吗?”


那女孩发短信的风格总是在变换,她有时长篇大论附带无数Emoji宣泄心情,有时却仅用几字了之内容。现在就是后者情况。Karlie想了一下今天的行程报告。六点结束杂志拍摄,十点要赶去欧洲的航班。于是她编辑短信回复,“没有,今晚飞米兰,下周才回来。”


然后女孩更快地回了短信,说好吧,走秀还是别的?Karlie说走秀。女孩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秀场模特的身份了。Karlie笑着回应女孩的调侃,说你这么想也在情理之中,其实我的本业是烤饼干,做模特只是个爱好。她想象女孩现在一定抱着手机笑得花枝乱颤,心情就特别舒爽。


休息时间结束,摄影师催她过来。于是她丢下手机又变回了黑色幕布前那个冷艳锋利的Karlie Kloss。她总是很敬业。她做什么都很敬业。


摄影师按下一串快门,她勾腿抬臂甩头跳跃,镜头捕捉到她上百个极富张力的动作。有人会从这些照片里挑出最好的十张整合当作本次杂志访谈栏的配图,最好的那张要放到封面配加粗字体:xxx杂志与90后的超模之光Karlie Kloss。


她等着拍完这组镜头的休息时间,那几分钟功夫可以让她继续跟女孩发短信。


“那女孩”Taylor Swift不是什么女孩而是位人人捧着的公主。但她是Karlie的“my girl”,因此被称为“女孩”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02


人人都以为Taylor和Karlie之间有点什么,也许她们巧妙地站在绝佳好友跟同性恋人双层关系的中间,但没人知道媒体大肆炒作“超级好闺蜜”“灵魂伴侣”的时候她们正在床上干的难舍难分。


Karlie也不知道这种混乱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把这一切归咎为孽缘。或者说是命运之类解释不清的原因借口。仔细想想也许是某次喝了点小酒后Karlie留宿Taylor家,她们醉了或是没醉,反正在床上打完枕头战就搂着啃起对方的嘴唇。主动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女孩——Taylor更占上风,她是个控制狂,既要控制舆论也要控制住此刻和她紧紧相贴的Karlie。结局就是Karlie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然后继续亲嘴,爱抚,喘息间夹杂琐碎的哭泣。每次都是这么个顺序。上床对她们来说就像闺蜜间众多娱乐活动中的一项,白天她们是亲密的至交好友,黑夜里她们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接吻拥抱。


Karlie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反正Taylor没有问题她也没有问题,本来这就是两人乐得其中的事,只要不被第三个人发现或友情受损便无伤大雅。何况这是美国,人人思想开放,两人办事又不妨碍其他人,有什么问题呢?


她认为做()爱是种享乐。何乐而不为。


她喜欢和Taylor做这个,Taylor也喜欢。她们合拍到令人发指,于是并不需要多余的知情者来乱嚼口舌。


 


03


Karlie吃过晚饭后助理拿来了收拾好的行李。她们坐车赶往JFK机场。Karlie是空中飞人,早几年走HF时赶上各大时装周更是要天天飞,秀卡攒了满满一大盒子。现在稍微好点。她登上飞机时夜色笼罩了整个纽约市,远处的远处能隐约看见一些星星,除此之外就是停机坪上巨大的照明灯光和一排整齐的航站楼灯火。


纽约飞米兰要八小时,一场跨越整个黑夜然后跳过清晨直接于中午时分降落的飞行。飞机进入平流层后提示安全带扣上的指示灯熄灭,机舱灯光也全部关闭。为客人营造更好的睡眠环境。Karlie放平座椅准备睡觉,在黑暗中只有某人的呼吸声和排热风扇运作的声响。


大多数时间她坐早班飞机。偶尔乘夜班。她更喜欢夜班一点,睡一觉就到了,几乎不用倒时差。她不是那种会在夜间航班上看电视或读书来打发时间而不睡觉的人。她几乎从不失眠,在飞机上也是一样。


Karlie拿着手提包摸眼罩时摸到了一张CD。她拿出来,碟面光滑,用黑马克笔写着“T.S.”和当月的月份及年份缩写。


那是Taylor录着玩的样碟,可能两三个月刻张新的。女孩偶尔会录些未公开歌曲的半成品或她读小说诗歌的音频进去,然后扔给Karlie一两张,让Karlie没事的时候听。说不定里面就会有一两支乱哼的片段最后成了她新专辑的主打歌。于是Karlie很灵活地运用了这张光碟——某次她们在柔软的Taylor家的床铺上纠缠,Karlie把某张光碟放在女孩的高级音响上,女孩漫不经心到带点走音的哼歌声响彻房间。女孩自然是羞的不得了。随着烫热而来的是一阵令人丢盔弃甲的紧缩。


Karlie笑了笑,把这张还没来得及听的光碟放回提包夹层拉好拉链。马克笔的黑点蹭到了她的指头上,她随手把那墨迹往牛仔裤上一蹭。




04


她于米兰时间中午十二点零六分落地。Karlie开机后电话短信如潮水般涌来,她轻车熟路地翻阅查看:两条来自Kimby,一条来自妈妈(和爸爸,她俩几乎共用同一个手机号和女儿联络),三条来自Derek(她的好哥们也在米兰),一条来自接机团,五条来自向她每日汇报行程跟注意事项的助理,两条来自Taylor。她告诉Kimby和妈妈自己已经平安落地,给Derek和接机团打了电话,保存了助理发的行程截图。


最后她打开Taylor发的信息。那女孩在四小时前给她发了这么一条短信:


“大厨,我好想吃MM豆夹心的厚曲奇饼干!”


Karlie笑了,然后录了段视频给她过去,哄她下周回去她家做饼干,顺便发给她一份曲奇食谱。女孩不到十秒钟就回了一串笑脸。Karlie满意地将手机放回兜里——她现在要去六号转盘。她的行李在六号转盘。


好像有路人认出了这戴墨镜的大高个的真身,纷纷行带有艳羡神色的注目礼。Karlie抿嘴回以微笑,阅读机场指示牌意大利文下方的英语提示。


去完六号转盘她还得到一号出口找接机团队的面包车,然后到酒店check in.她很忙,没时间算米兰跟纽约的时差。




05


Karlie又想到女孩好像从来没吃过她的饼干,Karlie's Kookie她也没尝过,她们就做过一两回蛋糕。那女孩会下厨做菜给她吃,但她不善甜点,Karlie才是烘培大手。她们的餐后甜点往往是Taylor冰箱里剩的脆奶油甜甜圈,薄荷巧克力碎片冰淇淋或者别的什么。比如Karlie临时拿香蕉面糊烤出的小蛋糕。


最近几月开始她们的甜点被吻所取代,女孩像只狐狸似的骑在她腿上玩弄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花样,完事后她疲惫的样子又像只餍足的猫。Karlie想起有一次Taylor洗了一盆草莓配枫糖浆蘸汁,最后草莓汁和糖浆被裹着舌尖舔了两人一身,弄的黏黏糊糊。


她们待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黏腻到融作一团温暖甜蜜的湿热。见不到面时又很奇妙地过分亲热——姐妹好友的那种。她们不顾时差抓紧一切空闲时间扯东扯西,女孩抱怨猫咪不听话或是别的什么,Karlie发过去一个又一个snapchat介绍她在的城市的景点。相聚后她们如胶似漆地先逛逛街吃吃饭,晚上过夜时再把对方搞的神魂颠倒。


那女孩就像一只把她耍的团团转的狐狸。没人知道她到底抱着什么心思一边做好朋友一边做好炮友。她就像一个人年少时期能得到的最好的美梦,遥远、明媚、神秘。虽然Karlie离她总是最近的但她仍抓不住女孩的衣角,女孩却能轻易把她绕到自己的步伐上去。但她被Karlie掌握在手里的时候就变成了什么微小的东西,很容易激动或哭泣。深入她会哭,浅尝辄止她也会哭。


Karlie喜欢这种掌控与被掌控之间的转换游戏,没人知道下一秒天平会倾向哪一边,但结局总是不可言喻的欢愉。


她们就像互相追逐的狐狸。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