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Re》第一章

下午五点运动:

第一章




渐渐地,感官清晰了起来,无数低语远远地传过来。


我死了吗?


Karlie静止地等待着,就像是电脑页面刷新时,等待的空白,等待无数个分子被打散后又拼凑组合出画面。在这个长长的空白之间,记忆徘徊在大理石地板、疼痛的肺、还有Taylor。


“Taylor。”


Karlie不自觉的念了出来,那声R的尾音消失在喉头的瞬间,强劲的白光刺进了原本是一片黑的等待里,Karlie眯起了眼、张大了嘴巴。


都是眼睛。白白的眼白、浊浊的瞳孔,满满赤裸裸的注视,无论是照相机的镜头或是观众席中每个人脸上的两个窟窿,都正在毫无修饰的对着Karlie打分数。


不!不不不不不!我在哪?我到底在哪?


Karlie僵硬的迈开应该迈出的步伐,摆动应该摆动的手臂,往前,不自觉的往前,身体比脑袋更早行动,冰凉的危机感推着Karlie。


必须往前,我要往前。


眼珠子左拐右弯的扫视了前方的VIP观众席,熟悉的杂志总监、知名的名媛、涨红着脸的摄影师们。理解到这是一场走秀的1秒后,惊骇已经被妥贴的隐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吐出舌头的俏皮样,Karlie的眼角轻轻地笑了起来。


白光闪得更强更快了。


What the hell…


站定,伸展台最前方的Karlie,风情万种地露齿一笑,娇嫩的薄唇像带刺的玫瑰,有着即便被刺伤也让人想亲吻的魔力,斜勾的眉眼青涩地勾着人心,撩拨的力度介于无辜跟隐约的深意。要骚动了,台下的人就都要骚动了,像是一锅快要滚起的开水,正要爆发些什么时,Karlie已经扭起了臀,轻快的往回走,肯定是故意的,撩了就跑,潇洒地放着不管。


然而,实际上Karlie内心却是在尖叫着。


What The Hell ! 死掉之后竟然要走秀!这是地狱!我竟然下地狱了!


每一步都在胡思乱想,每一步都更努力地探索身处的环境,然后Karlie终于想起来——大脑像是被扭开了水龙头,过去的记忆涌了出,水流般地往四面八方漫,直到淹没了整个世界。而世界的中心,Karlie,认出了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这是09年的一场秀,一场尘封在过去记忆里的一场秀。


我怎么会在这里?


困惑并没有影响Karlie,浑然天成的气势从那削瘦的背影散发,镶着金边的深色披肩,在Karlie背后随着伸展的手势起伏,而高跟鞋平稳地在地板上扣着,摄影师谁也没发觉自己为了那个背影多按了几次的快门,转头又赶紧捕捉着台上的其他模特儿。




唯有,一双布满白色汗毛的手,摘下了眼镜,露出了犀利目光,追逐着Karlie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忽然,“下午好,卡尔——老、爷、子。”醇厚的女低音,深蓝色的包头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靠近了黑色的低跟靴。


“好。”卡尔把眼镜又重新戴了回去,手又摆回了腿上的黑色手套上,面无表情地微微地往来者的反方向靠。隐密的包厢里静了一阵,伸展台的热度似乎没办法传达到上方的一男一女身上,然而安娜眼角微皱的笑纹说明了,她的心情像是捉着讨厌鬼闯祸的小辫子,乐得很。


“那个小丫头,挺不错的,是60年代的味道。”冷不防,安娜说了这么一句。


“哦?”大拇指搓揉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卡尔不置可否的回应。不要以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聒噪的女人。


“已经耳闻她的名字许久了...只不过,那个吐舌挤眼的表情,啧。”安娜摇了摇头“不过之后都不错,尤其那个背影,我应该要打几个电话...摁...。”说着安娜将滑盖式手机一推,就要拨键。


啪——黑色手套被扔到了手机的介面上。


“包厢内禁止电话,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但还是别坏了规矩。”卡尔冷冷的继续抚着戒指,墨镜方向没有动摇。


“当然、当然。”安娜优雅的抖掉了手套,阖上手机,转头端详起卡尔,左看右瞧,继续乐着。


“…”


“我就先出去啰。”安娜终于放过卡尔,深蓝色包头鞋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包厢。当包厢门闭合的瞬间,卡尔立刻将裤袋内的手机掏出“第13个出来的小丫头,个子很高,穿的是墨绿披肩配难看的白V领,查她的合约——”突然闭口不言,卡尔冷冷的看着包厢门探出了短发脑袋。


“在讲电话啊?”安娜笑着,挥了一挥手。


“…快去。”手机盖滑上。


几分钟之后,脸色铁青的卡尔跟心情愉快的安娜,他们的名字出现在纽约某间具乐部内的预约单上,收到消息的领班急忙冲进了厨房,甚至差点滑了一交。


---


那是爱偷喝热可可的模特儿、那是喜欢海豚装饰的设计师、那是几年后会出车祸过世的化妆师...


后台,惊魂未定的Karlie望着曾经熟悉的人事物,僵硬的回给了几年后就会过世的化妆师一个微笑,一边倒退着靠上角落墙壁,不自觉地踢开了鞋子,脱掉了所有装饰,转头“呃啊…”对着镜子怪叫了一声。模特儿们交换了眼神,几个女孩放下了手边的动作,奇怪地靠近Karlie。Karlie像是见了鬼一般,捞起了袍子往厕所跑。深金色的长发甩了尾,留下不明所以的女孩们。


怎么会?我的身体...变平了...


Karlie不敢置信地接近洗手台。原本抱着一丝只是被恶作剧的希望也破灭了,人可以乔装、场景可以布置,可自己呢?


扭开了水龙头,Karlie拍了一拍水在脸上,抬头恶狠狠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内的人,是最熟悉的,但也是陌生的。突出的肋骨排在Karlie的上半身上,抚着脸颊上瘦的像是刀刻出的颧骨,按着自己像荷包蛋一般微微突出的胸。没有,没有手术过后的痕迹,这不是一场恶劣的玩笑,身体是稚嫩的,是Karlie记忆里17岁的自己。


所以,这就是死后的样子了?过去的生活要重来一遍?


“要重...来...?”站上超模行列前的一半辛劳都像滑进了下水道,什么都没有留下,无数个踢腿的日子、强忍吃货欲望的日子、在冷冬里穿着泳衣瑟瑟发抖的日子,一切的努力,没了。


现在的Karlie,只是一个中西部来的正在窜红的模特儿。正在窜红,就代表着还有很大一段的路要走,而09年,正是Karlie要开始朝着登上维多莉雅的秘密内衣秀舞台而努力的一年,辛苦才要开始。


然而,这并不是Karlie心慌的根本原因。


洗手台内刷刷地水流声不源源不绝,混了一滴两滴泪水,Karlie酸红的鼻头抽动着,害怕终于闹腾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这个样子?”Karlie交叉握住了自己的双臂,缓缓地蹲了下来。


我是怪物吗?被抛弃的怪物吗?


应该要延续下去的时间,把Karlie从15年给扔回了过去的世界。


这个世界,像是刷新过后的页面,所有的配置都是原来的模样,唯有一点被调节,那就是时间,时间轴被拉回了09年。那年,Taylor Swift的专辑《Fearless》正热卖,还进入了格莱美大奖的入选名单,而全世界里唯有Karlie知道,Taylor将会凭着这张专辑夺得四项葛莱美大奖,在这之后,红极全世界的女歌手,还会秘密地与超模Karlie陷入热恋。


只是未来的超模Karlie,现在缩在纽约的一间后台厕所内,发着抖。




一个拥抱,即时的拥抱。热热的环住了Karlie。


“Tay…”Karlie弱弱的呢喃。


“是我,Kar。你怎么啦?”不是Taylor的声音。


“我做噩梦了。”Karlie理解到了来者,一动也不动地继续蹲着,过去小心翼翼地避免会让Taylor吃醋的接触,但如今...


“再抱我一会儿好吗...”


“当然好,傻瓜。”Toni的怀抱是热的,只是跟Taylor不一样。


又有谁能跟Taylor一样呢?时而小女孩般撒娇的拥抱、时而强硬有力的紧紧相拥、时而烂醉如泥般东倒西歪的悬挂式拥抱,她的妻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最丰富的人,然而...,Karlie闭上了红肿的眼睛,然而她却伤害了她的妻子。


离婚的后一刻,自己被扔到了鬼地方。大概也是惩罚吧?


“现在Taylor在做什么呢?”Karlie自言自语一般。


“Taylor Swift吗?大概在躲狗仔吧?怎么了,小粉丝想要去朝圣吗?”Toni宠溺的拍了一拍坏里的女孩。


“朝圣?”


“Taylor现在好像在纽约哦?今天去买庆功宴甜点的工作人员说的,Taylor偷偷乔装了到糕饼店去,却被狗仔发现了。Taylor差点就买到了,被发现之后就放弃买——诶?Karlie,你?”


Karlie忽然捉住了Toni的手腕,紧紧地。


对,Taylor不认识他,也许这不是地狱...也许,也许这是一个机会!


“今天几年是几月几日?”哭过之后干干的嗓音里带有一点激动。


“几年?你认真的?2009年4月8日...Karlie你真的不太对劲,是不是生病了?”Toni扶起了高个子女孩,伸手捏了一捏Karlie潮红的脸颊,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她说不上来,Karlie看起来很高兴,甚至是...太高兴了?


Karlie一把抱紧了Toni“太棒了!你最棒了Toni!”




Toni惊讶了一下,轻轻地回应了Karlie的拥抱,一个再也不是向自己撒娇的小狗般拥抱,没有磨蹭、没有软呼呼的语气,而只是纯粹的狂喜。Toni轻拍着Karlie的背,脸色越来越沈,下一刻,Toni捧起Karlie的脸,找到了Karlie带有咸味的唇,将自己的吻印了上去——


“我当然是最棒的,你这个taylor脑残粉。”


“呃?”Karlie傻住,脑内回响起Taylor曾经的抱怨——Toni看你的目光太痴情了!


“吼~~你眼眶含泪的样子太可爱了,让姐姐忍不住想亲一下嘛!”


Toni笑嘻嘻地伸出食指抵开了Karlie的额头。


“不哭了吧?那我们去庆功宴吧!”


“不,不行。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Karlie揉揉眼睛,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袍子


“庆功宴我去不了了,我要走了。”背对着Toni说完,长腿一伸走掉了。


“那...那明天练习见啰!”也不晓得飞也似的Karlie有没有听到,Toni一个人站了一会儿,摸着唇瓣,羞羞涩涩的笑了一下,又皱了一下眉头。


---


那一天过后,每一天练习室外的自助饮食区都会传来类似以下的对话:


“是猫咪蛋糕啊!”


“是谁买的啊?”


“太邪恶了!我想吃啊!”


“你看那巧克力雕刻出来的猫耳!好可爱!”


冰箱前,围满了模特儿,吞咽着口水望着冰箱内满满的诱惑——知名的猫咪巧克力蛋糕,在08年9月1号的蛋糕大赏内得到了金奖,此刻竟然一盒盒塞满了冰箱。


“天啊!啊啊啊太坏心眼了!我真的好想吃啊”


“为什么要这样逼我们!!!”


“这个招数下流了!可我好想中招啊呜!”


“我发誓,我吃一口就好了,吃完我就去跑10圈。”


“我也是!”


“那我也...”


那个月里,模特儿所有人增加的体重数字,加起来刚好是13公斤。每天夜里,量完体重的每个少女,无不咬牙切齿的骂着塞满冰箱的罪魁祸首——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


而偷偷放了蛋糕就跑的Karlie,对于总体13公斤的数字也有一份功劳。此刻她忧心忡忡地在4月13日这天,准时地在下午2点半,到了糕饼店。


“又是猫咪巧克力全部买下吗?”店员笑容满面的说着。


“是的。”Karlie坐在了糕饼店的小吧台边,紧张的等待着。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她会来吧?会的,一定会的吧。


从那天听说Taylor去糕饼店买不到蛋糕起,Karlie每天下午算准了时间,总是冲过来一把买下所有的猫咪蛋糕。然后一面小口品尝着美妙的滋味,一面焦急的等待着。




今天也不例外,坐在糕饼店吧台的Karlie,把玩着手上的小银叉子,回想起了对话——


“13日?”


“对,是我自己创的。每个月都有哦!”Taylor得意的转动着叉子,沾着巧克力酱的草莓在Karlie的唇上滚呀滚了。


“唔!那主题是什么?”Karlie咬走了草莓,马上吞进了肚子。


“诶!还给我!”Taylor放下了叉子,捏起了Karlie瘦瘦的脸颊“还我哦!你这个小偷!”


“自己放在我嘴边的!我当然要吃啊!”Karlie把眼前假装生气的妻子抱得更近一点。


“胡说八道!那只要靠近你的,通通都是你的吗?”Taylor不满意的噘嘴。


“对啊!像这样——”Karlie按着了Taylor的头,深深的吻住正在碎碎念的小嘴“只要靠近我,就是我的了!”额头贴额头,喷出的巧克力气息搔的彼此脸颊发痒。


“太甜了...哼我没打算吃的,我喜欢有一点点苦的那种。”Taylor伸出了小舌头,舔了一口Karlie的唇“周末我们去纽约时,我们去买猫咪巧克力蛋糕。在还没认识你前,我的13日都会去买来庆祝!是限量的哦!”


“哦~下周末嘛,我这周末有一个酒宴,挺重要的。”


“上次你也说——”




“不好意思...,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回忆被打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套着帽T戴着墨镜的女孩。


“您可以卖给我一小块猫咪巧克力蛋糕吗?店员说,所有的蛋糕您都买走了。”刻意压低的声音跟微微露出金色卷发,女孩充满戒心,小心翼翼地询问,一面笨拙地拉开了零钱包“一倍的钱跟你买,可以吗?”零钱包上方还有一只圆圆的白色胖猫图案。


Karlie放松了,下巴抵在手心上,仰头望,用最刻意的角度勾起嘴角“送你吧,我是为了过13日才买的。”




“13日?”Taylor的眼神,亮了起来。




———


这一章内,放了一个我很崇拜的人的生日日期。


這文寫得還不夠好玩,我會努力的。

评论

热度(69)

  1. 爱你下五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