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狼少年&忠犬八公 肖根版

嗜糖者:

Root Groves 12岁前在纽约长大。父亲无辜被人陷害,带着一家三口逃离到德克萨斯州的一处僻静的农村生活。Root是城市长大的孩子,她并不喜欢和那些光着屁股踩泥巴的乡巴佬一起玩。




“Root,我觉得你该和外面的孩子一起玩,他们都很善良可靠,你不用那么排斥他们的。”穿着正经三件套西装的父亲Finch倚在门前摘了帽子小心问道。




“不用了,也没有必要,我想留在家里画画。”Root坐在房间里,在她面前是一个画架,画架上的画布毫无规律的线条很明显暴露了画者烦躁的思绪。




“今天我和你妈妈Grace去城里的镇子上做礼拜。”Finch清了清喉咙说道。“还有Reese家一起,你要和我一起去吗?”他瞟了瞟闷声不吭的Root,他知道她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接受现在的生活。




“不用了爹地,我今天在家会乖乖的,你们去吧。”Root的画笔重重地在画布上戳了戳,她很讨厌Reese家那个独生子Lambert,虽然Reese家和Finch是世交,但是因为在德州Reese家才是有威望的,Lambert那小子是个桀骜不羁的执绔子弟,如果不是Finch家生意失败逃难,她才懒得理睬那个土豪村长李黑鬼和他的儿子兰少爷。




“那......你在家小心点,我和你妈妈可能比较晚回家。”Finch重新把帽子扣上。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和Grace便离开了家。




-----------------分割线-------------------




到了中午,Root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Finch并没有准备什么好吃的东西在家里,Root有点后悔没一起和他们去镇子上。她把画架推到一边,躺在床上。她突然想起那个李黑鬼家有个庄园,那里的果子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过去偷一点吃也没关系吧。




想到这个,Root马上起了身。今天是做礼拜的日子,村子里几乎没什么人。所以她大着胆走出了家门,寻找有果林的地方。




毕竟自己来到这里以后两个月都没出家门了,有些地方她还不是很清楚。渐渐地她越走越远,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森林里。早就听说这里有个幽幻森林,以前有许多狼在这里生活,偶尔还进村子叼羊。Reese家来到这里就进行了大屠杀狼的计划,所以现在基本村子没有狼了。但是还是流传着狼会在晚上幻化成妖怪吃小孩的传说。




Root后悔死自己走出去了,迷了路的她疯狂跑着,夜已渐深,她还没找到出路。突然一下子,没注意脚下一个大石头,Root绊倒在地上。想到Finch和Grace回来找不到她会很着急,她忍不住摸着膝盖上的伤口哭了起来。




突然,一声狼嚎划破天际,Root吓得抖了抖身子。在月光的照射下,一个人影闪过,她尖叫了一声,本能地站起身子拔腿就跑。但是膝盖上的上并不允许她快点逃命,她又跌倒在地上,这次,那个人影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了。




Root惊慌地转了转头,看到那个人影因为背光的原因看不清脸,但是那个人很奇怪,是弓在地上两手撑地的,眼睛忽明忽暗。在看清楚那是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女孩后,Root仍然蜷缩在地上,抱着膝盖紧紧盯着她。




僵持了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做进一步的事。但是似乎那个女孩对她比Root对她更好奇得多,她主动凑上来,好奇地打量着Root。




Root非常讨厌脏兮兮的东西,虽然现在她也是脏兮兮的。“你......你别过来.......”Root紧张地吞了吞口水说道。但是似乎那个女孩也没有打算听她的意思,她盯着Root的伤口,自顾自地用舌头覆了上去。




“你.....神经病啊你........好脏的你别舔!”Root一下子急得脸红红的,那个女孩真的好奇怪,见面第一次就舔别人的伤口。在看到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Root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呜...........”被扇了一巴掌的女孩退后跳了起来,眼睛凶凶地望着Root。Root脑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作死,明明都已经陷入困境了,还招惹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有生命威胁的人。




可是看着她四脚行走,还有怪异的非人类行为,Root想,会不会是幽幻森林的吃人的妖怪?“你要吃了我吗......?”Root红着眼眶问道。可是那个女孩并没有出声。她小心地打量着Root,好像她随时会再扇一巴的样子。




“还是.....你是狼人?吸血鬼电影那种狼人?”Root突然想起她看过的电影,那里的狼人样子都长得差不多,而那个女孩除了没穿衣服脏兮兮还像野兽那样行走,也没有可怕的獠牙和爪子。




但是那个女孩没有回答。她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是她会直立行走,还很大力。她径直把Root扛在肩上,也不管Root不停地尖叫和撕咬啃抓,飞快地跑到一个山洞里。




Root被那个女孩小心地放在一个草堆里。Root在接触到地面后,哭泣着挣开了那个女孩的手,急急地退后到山洞的一块岩石前。那个女孩飞快地隐没在山洞更深处,在Root 还没缓过神前,把一只死田鼠放在了她前面。




Root快要吐死了,幸好她肚子还是空的,她呕出了一些酸水,嫌弃地踢走了死田鼠。那个女孩一动不动看着她,没有做声。Root至少知道她并非对自己做出什么威胁生命的事,但是这种野兽的行为还是让她不能接受。Root叹了一口气,松松地瘫在草堆上,她累坏了。慢慢的Root失去了意识,她累得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时,Root发现她身上铺了一些草,还压着一个人。她迷糊着眼睛,是昨晚那个女孩。此时她正圈着Root,用身体温暖着她。Root没有推开她,而是小心翼翼摸了摸她的头。




应该是感觉到怀里的人醒来,那个女孩睁开了眼睛,对上了Root。深邃的眸子清澈而纯真,Root愣了愣。她害羞地避开了那个女孩的目光,清咳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时,突然山洞外一片骚动的声音。




那个女孩反应非常大,她推开了Root,迅速逃向了山洞深处。Root还没反应过来,山洞外就听到一声声呼唤自己的名字。Finch来找她了,Root激动地站起来,踉跄地走了出去。在重新见到父母后,Root拥抱着哭泣,却偷偷往山洞外望了一眼。




-----------------分割线--------------




自从上次迷路后,Finch和Grace对她管得非常严,几乎轮流照看着她。Root快要闷死了,和那群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孩子们玩在一起,比逼她练钢琴还难受。今天是Finch他们去做礼拜的日子,他们还特地嘱咐Lambert在家照顾好Root。




Root感觉对着那个狂傲又土豪气息浓重的兰少爷不停地炫耀和嘴炮会忍不住打死他的,所以在父母走后她把房门重重关上,拒绝和Lambert交流。躺在床上的她非常想念那个在山洞的女孩,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Root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好方法。她打开钢琴盖,同时用录音机录下她的琴声后,设置了循环播放,制造一个在不断勤奋练琴的假象。然后她去衣柜扒拉了几件衣服和台上一些零食,便悄悄打开窗户翻了过去。



森林外一条小溪边。


Root 是在小溪边发现她的。真好运,她还愁着怎么找回那个山洞呢,没想到居然那么容易就找到她了。


“Hey !你在这里!”Root 在Shaw的身后蹦跳了一下,那个女孩本来蹲在岸边喝水的,吓得一下子坠了下去。


看着一脸狼狈站起来的女孩,Root 咯咯笑出了声。那个女孩很好脾气地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是呆呆地抓了抓头发,慢慢走回岸边。


“等等!你先洗个澡吧!洗个澡再上岸!”Root 手舞足蹈地喊道。可是那个女孩听不懂,只是愣愣地往前走。


“Hey !Take a shower !Take a shower !Shower !Shaw(Show)! ”Root 比划很久之后,直到吼出最后一个单词,那个女孩才呆呆地停下。


Root 不耐烦地嘟嘴说道:“哎呀笨死了。”然后她飞快地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去了,跳到河里,顺手拿起一块毛巾,“过来,这个叫洗澡,Take a shower 。S-H-O-W-E-R…… ”


被毛巾搓着脸的女孩眨了眨眼睛。“叫你shower 才停,不如你叫Show算了。”Root 仔细地擦拭着她脏兮兮的脸。转念一想,好像不太好听的样子,不如改个字母叫Shaw 好了,“你叫Shaw ,知道吗?S-H-A-W ”


Root 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勾绘出字母,而那个给她赐名叫Shaw 的女孩只是愣愣地望着Root 小鹿般的眼睛,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挠得痒痒的。Shaw 盯着她出了神,她伸出舌头,想舔一舔Root 漂亮的眼睛。


“等一下!”Root 发现了Shaw 的不专心,然后捂住了Shaw 的嘴巴。“不可以用舌头舔人,Shaw ,你要记得!”Root 在她额头敲了一记叩,Shaw缩着脖子发出了呜呜的委屈的声音。


“转过身来,我给你擦擦背。”Root 把Shaw 转过来,搓了搓她的背。Shaw 觉得很舒服,还发出咕噜咕噜的满足的声音。


等到Shaw 在Root 的指引下洗完了澡,已经是个白白净净的身体了。除了一些小伤口和淤青,并没有什么大碍,Root 把她领回了岸上。


“这是衣服,我教你怎么穿,以后记得要穿衣服才可以出来,脏了就去洗澡,知道吗?”Shaw 眨了眨眼睛,然后在Root 费劲的指引下,笨手笨脚地穿上了衣服。套上鞋子时Root 已经累得趴下了,没想到教一个人穿衣服鞋子是那么痛苦的事。


“呐,这个是鞋子,有鞋带在,手是这样穿过去再穿过来,知道吗?”Root 抹了抹汗,手把手教着她怎么绑鞋带。可是Shaw太久没有回到人类文明世界了,她根本不理解为什么人类要发明那种鞋带那么麻烦的东西。


“哎呀,不是这样的,你的手不能这样穿,哎呀是那边才对……你好笨啊!”Root 不耐烦地甩开了手,她直接躺在了草地上,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


Shaw 感到很无辜。她自顾自地,一遍遍弄着鞋带,认真的样子连Root 都忍不住不想骂她了。在把手指都搓红后,Shaw 终于扎了个歪歪扭扭的但还算样的结。


“这不就对了嘛……”Root 坐起身来,微笑着摸了摸Shaw 的头。Shaw 似乎很受用这个摸头,她眯着眼睛低下头,像极了一只别驯化的小兽。阳光打在了她们的身上,舒服的微风轻轻拂过,Root 和她整整待了一个下午才回家。


-----------------分割线--------------


后来Root 总是偷偷溜出去森林找Shaw 玩,还带给她很多东西吃,教她学会写自己的名字,还和她说了好多悄悄话。Shaw 不会说话,她只是静静看着Root ,偶尔还低下头讨个摸摸头。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Lambert 发现了她跳窗逃了出去并向Finch 告状。Finch 很生气,他质问Root 为什么跑出去玩不告诉他。


“她是隔壁村李狗蛋的女儿!”Root 涨红了脸,睁眼说瞎话不是她强项,但她还是尝试蒙混过关。


“原来是出去找朋友玩了啊,早说嘛,爹地又不是不让你出去找朋友玩。”Finch 收起了严厉的表情,慈爱地摸着Root 的头说:“明天找她过来家里吃饭吧,难得你在这里终于交朋友了,爹地和妈咪想看看她。”


一个下午Root 精神都是恍惚的。虽然已经教会了Shaw一些基本的人类技能,但还是远远不够的,一上饭桌肯定都露陷了。但是如果不带回家,爸妈肯定会认为她在说谎,以后就很难出去了。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Root还是无可奈何地把她带回去了。




Shaw从来没出过森林,Root费了好大的劲才哄她出来。“别害怕,跟着我,”Root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等下去到我家什么都不要做,听我指挥,知道吗?”Shaw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Root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就直直往家里去。




饭桌上。




Shaw这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精致的饭菜和肉。她直勾勾地看着佳肴,舔了舔唇,然后望着Root,咽了下口水,手垂下抓着椅子边上,身体不停动来动去,看得出她已经按捺不住想吃东西了。




Finch咳了一下,然后微笑着问Shaw:“你好,听Root说你是隔壁村李狗蛋的女儿,我是Root的爸爸Finch,你叫什么名字?”Shaw像是没听到的样子,眼睛没有离开过她面前的烤鸡。Root有点尴尬地握着Shaw的手说:“她叫Shaw,她有点害羞......我们开始吃饭吧!”




“哎呦,怎么那么没礼貌啊,连招呼都不会打,我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没听说过有李狗蛋这个人啊,”坐在另一边的Lambert尖酸刻薄地讽刺道。“而且李狗蛋有个傻女儿我怎么不知道呢?”




“你........Lambert你别太过分!”Root要气炸了,她都根本不理解为什么Finch会叫他也来一起吃饭。简直讨厌极了。




“好了好了,我们开始吃饭吧。Shaw,你也多吃点!”Finch摸了摸头。但是十分钟他就后悔说出那句话了,因为在这十分钟里,Shaw吃了一只烤鸡,三块牛扒,一锅土豆炖猪肉,目测等下那盘羊排也很快消灭掉了。




大家都在看着那个风卷残云般消灭食物的Shaw,而且她没有用过刀叉或者筷子,蹲在椅子上,吃相狼狈不堪。Root扶了扶额,天性如此,不能怪她。但是估计Finch肯定不让她和这样的人来往了。




结束了晚饭,Shaw被带到了房间休息,Finch把Root叫了出去。“好了,你不要解释什么了,她或许是智力有点问题,或者家庭教育出了问题,但是爹地我是不会歧视她的,难得你终于接受了这里,交上了新朋友,爹地妈咪很高兴,所以你不需要道歉。”Finch一口气说完了话,慈爱地摸了摸Root的头。“也欢迎Shaw常来家玩,但是......你最好教教她怎么用叉子,说到底......这些是必须的生活技能。”




Root惊讶地张大了嘴。她没想到家里人会那么包容Shaw。“谢谢爹地!那我先上去了!”Root 甜甜地在Finch的脸上啵了一下,调皮地敬了一个礼后便上楼找Shaw。




“Shaw!爹地同意我们在一起玩了~!”Root兴奋地打开门。Shaw依旧站在Root叫她站好的位置,一动也不敢动,腿都麻了。Root把Shaw扑倒在床上,亲昵地蹭了蹭她的头发。Shaw没躺过那么软的床,她有点慌乱地挣扎起来。




“以后你可以随时随地来我家了,不用回森林里面去了,那我也可以教给你很多东西。”Root坐直了身。“你喜欢画画吗?”Root顺着Shaw的目光,那是她的画架。画布上是她乱涂抹的颜料,但是看清楚那是一片森林,而且还有两个人在画上。




“这是我之前没完成的作品,看,这是你住的森林,这是我,这是你。”Root戳了戳画布,“我们一起完成它?”Root看着Shaw的眼睛甜甜地说道。




Shaw只是眨了眨眼睛。她抬起手,摸了摸Root的头。慢慢的,一下一下,顺着棕色的发亮的头发。她的眼睛像是一片大海,里面藏着最纯净的眸子。




-------------分割线---------------




4年过去了,Shaw在Root的家里生活了4年。Finch默许了Shaw的存在,毕竟一个智障儿童,那个隔壁村的李狗蛋估计已经抛弃她去哪里快活了。而女儿难得不到处闹腾,乖乖在家里和Shaw画画也是不错的。但是Root要上高中了,每一天都要搭最早一趟车去镇上的学校上学。




“在家要乖乖的,我上次教给你几个单词要记住哦,回来我要抽查作业。”Root摸着Shaw的头说道。现在16岁的Root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高高瘦瘦的,漂亮的蜜糖色眼睛和总是翘着的嘴巴好看极了。Shaw呢,这几年已经基本驯化成人类了,除了不会说话和赶不上现在年龄的智力水平以外,她与常人无异。她个子比Root略矮,但是因为经常帮忙Finch家做农活,肌肉非常发达健壮,而且也因为本身自己也长得轮廓分明立体,多少人羡慕她们颜好情深。




Shaw点了点头。Root跟她做了好长时间的思想工作才勉强让Shaw接受她出城读书的事实,实际上自从和Root生活在一起,她们就形影不离。“呜——”火车即将发动,Root要搭火车上学去了。她飞快地吻了一下Shaw的额头,跳上了火车,在座位上探出头来,冲着Shaw招了招手。Shaw很慌张,她追着缓缓移动的火车,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眼神不舍又迷茫。




“别担心,晚上我会回来的!”Root挣脱开了手,不然Shaw真的会追着火车跑出去,弄不好还会把她拽下来。Shaw追着跑了一会儿,直到追不上了,才停下来呆呆望着远方消失的车影。




下午6点。一辆从镇上开回来的最后一趟车回到了这个小村庄。Root跳下车,急急地往家里赶。第一次去外面上学总是会感到紧张兴奋,她有点迫不及待回家告诉Shaw学校里发生的事了。




可是就在她匆匆走出车站时,她看到Shaw独自一人坐在花坛边,看样子好像等了好久的样子。“嘿!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才放学?”Root笑着朝Shaw招手,只见那个呆若木鸡的Shaw突然站起身,眨了眨眼睛,直直地冲去抱着Root,怎么也不撒手。




“Hey,sweetie,miss me?才一天不见那么想我了?”Root笑着,想拨拉开Shaw紧紧缠着自己的手臂,这让她有点喘不过气。可是Shaw只是低着头,没有松手的意思。Root摸了摸她的头,还是不能缓解她的行为。




“嘿,可可泡芙。”那边卖香肠的大叔Fusco打趣道。“她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坐在这里就没有动过了,怎么劝都不听,我好心劝她你只是去上学了会回来的,她也充耳不闻,今天太阳多毒啊,晒得我都焦了,她都不走。”




“真的吗?”Root惊讶地望着怀里的Shaw。Shaw此时委屈地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发出可怜的呜呜声。“好啦好啦,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Root弹了弹她的脑门。“记得我是去上学了,每天都会回来的,别像今天这么傻了,知道吗?”看到Shaw点了点头,她笑着刮了刮她的挺立的鼻子,“以后我是六点到车站,你要准时来哦,现在回去吃饭吧。”




第二天早上,Root又要去上学了。她特地嘱咐Shaw送完她就可以走了,下午才来。可是Shaw之前除了和她在一起就没什么事做了,她也没法上学,所以在Root走后,她就回家把画架和练习本拿出来,在花坛上一边画画一边等着Root。Root没法劝固执的Shaw,只能每天回来后,去Fusco的小摊上买一根香肠给Shaw吃,Shaw很好哄,有吃的就很快开心起来。




本来以为日子就那么愉快地过去,可是却在一个下午瞬间打破平静。那是在一个不用上学的日子。Root在家赶作业,Shaw去忙农活。但是突然在Root的门口出现一个人影,她以为是Shaw回来了,也没抬头:




“Hey,sweetie,回来了吗?”




“对啊,sweetie,我来看你了。”身后传来Lambert的声音,Root 僵了一下,转过头来。那个兰少爷长大后虽然长得人模人样,但是那种挥之不去的自负感和浓浓的古龙俗气香水味更让人恶心。


 


“你来这里干什么,有批准你进来吗?”Root 瞪了他一眼。现在是农忙,大人都出去了。


 


“哎呦别这样嘛,好歹我也是你未婚夫啊。”Lambert 嬉皮笑脸地走了过去。“谁是你未婚妻,不就是他们老一辈人的年轻时候的指腹为婚的玩笑话吗,亏你说得出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oot 站了起来,她要把Lambert “请”出去了。


 


“别这样啊,Root ,我觉得我们挺适合的,你看你是城市户口的千金,我是德州唐希尔村的大少爷,一个郎才一个女貌,追我的人都排到扭腰屯去了,我还不稀罕呢。”Lambert 搓了搓手笑道。突然,他抓住了Root 的手。“不如我们现在就把事办了吧,反正你最后都是要嫁给我的。”Lambert 急不可耐地解开皮带。


 


“你……你放开我!你是不是疯了!救命啊!救命……唔……”Root 非常害怕,他被Lambert 捂住了嘴巴。“亲爱的,你叫也没用,现在大人们都出去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Lambert 笑着,突然Root 咬到了他的手,他疼到叫起来,顺手给了Root 一巴掌。


 


“哎呦你个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啊!”Lambert 正想解开裤子,可是突然手臂被某些东西咬了。定睛一看,Shaw 正抓着自己的手臂撕咬着,眼睛红到非常恐怖,像是要吃掉自己一样。


 


“你……你发神经啊!”Lambert 惊恐地把带血的手甩开,还踢了她一脚。


 


“呜……”Shaw 被远远甩在地上,嘴巴里全是血。“Shaw ……”Root 哭着去抱Shaw ,Lambert 想踹走Root ,但是Shaw 比他快一步,她咬住了Lambert 的腿,像一只疯狂的野兽一般,猛地甩着Lambert 的腿。


 


“嗷……!”Lambert 捂着血淋淋的腿,看着那个完全失去理智的像野兽般的Shaw ,惊恐地退后:


 


“你……你别过来!走开!快走开!”Shaw 步步逼近Lambert ,她的眼睛,盯着的是他的脖子。


 


“停下!Shaw !”Root 挂着满脸泪痕,扑向了Shaw 。此时的Shaw 回到了最初兽化的状态,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她和一只野兽没什么区别。如果不阻止她,她真的会咬死Lambert 的。“Shaw,please,看着我,我是Root ,不要杀他好吗?”


 


Shaw 血红的眼睛对上了Root 小鹿般的眸子,一霎那,Shaw 的眼神变化了。她回到了最纯真最清澈的柔情似水的模样。在她心里,只有Root 的眼神能拯救她所有犯错的一切。


 


Lambert 听到了楼下Finch 回来的声音。他踉跄着,拖着一条腿跳下了窗户。等到Finch 急急忙忙赶上来Root 的房间,只看到Shaw 满嘴的血,舔舐着颤抖着哭泣的Root 的红肿的脸。她们抱在一起,地上散落着碎片,和触目惊心的血迹。


 


-------------分割线---------------


 


Shaw 给Grace 带去处理伤口了,Finch 端坐在Root 的面前,他需要和Root 谈谈。


 


沉默了很久的Finch 听完了Root 的话,轻轻握着Root 的手,缓缓说道:


 


“Lambert 的事我会和你Reese 叔叔谈的,我会要他们给我们一个交代。至于Shaw 的事,她的确是从小给狼养大的狼孩,所以生活习性才和我们不一样。爹地也不怪你隐瞒。”Finch 扶了扶眼镜,皱了皱眉。“爹地有件事想跟你说,就是……爹地在纽约时那个陷害我的家伙抓到了,我们可以回去了,而且你看你快升大学了,不如离开德州我们重新生活吧?”Finch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那……那Shaw 怎么办呢?我们要带走她一起回纽约吗?”Root 的心情还没平复过来,一抽一抽地呜咽着。


 


“Shaw ……她本来是这里的人,我们没有权力带走她。而且,她现在的样子无法很好地适应人类生活,去到纽约会让她无所适从。”


 


“不!不可以!”Root愤怒地推开了Finch 。她不可以离开Shaw 。她需要她。


 


但是毕竟这是难以避免的事实。Root 必须离开德州去纽约生活了。Shaw 会被她曾经帮助过干农活的人抚养,对她来说,安静地生活在这个小村子更适合和Root 适应外面的新世界。


车站里。


“我要出一趟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在家里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Root 摸着Shaw 的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Finch 和Grace 已经在火车上了。他们给了她们一些告别的时间。


“别傻傻地在车站等我了知道吗?你要回去帮人干农活呢,不要偷懒哦,也不要在花坛一边画画一边等着我了。”Root 努力维持着笑容,眼角却流下一滴泪。


Shaw 本能地想伸出舌头去舔掉她的泪痕。但是她停住了动作,踌躇了一样,用手指笨笨地擦去她的泪水。


“Hey ,Shaw ……”Root 的泪水止不住了。“答应我,在家等着我回来好吗?你一定要等着我,我会回来看你的。”Root 嘴角勾起了笑容,企图在最后告别时刻不要那么悲伤。“一定不要忘记我。”Root 轻轻地伸出舌头舔了舔Shaw 的脸颊。


以前她总是很排斥Shaw 舔人那种像野兽般的行为,但是现在她无法安慰Shaw 更多,她能做到的,就是在Shaw 能理解的范围里明白她的愧疚。


Shaw 的眼神很迷茫。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哭得那么伤心。这和平时去上学的情景不一样,平时她总是笑嘻嘻地抱着她亲来亲去的。她把口袋里的一张纸和笔掏出来,然后紧紧捏着铅笔,歪歪扭扭地写下几个字,然后端端正正举着给她看:


“Stay (留下来)。”


Root 捂着嘴,泪水抑制不住涌出。Shaw 微微低下了头,她希望Root 可以摸摸她的头。Root 紧紧抱着Shaw ,不断抚摸着她的头。火车呜呜的催促声近了,Root 不得不离开了。


Root 狠了狠心,转头朝火车走去。等到她上了车厢探出头,Shaw 在后面追着,举着那张小纸条,脸红红地憋出一句话:


“Root ……!”


Root 呆住了,这是Shaw 第一次说话。


“……留…留……下来!”Shaw 成功抓住了Root 的手,连同小纸条塞在了Root 的手里。


可是火车越来越快,Shaw 不得不放开了手。“Shaw !”Root 哭得撕心裂肺,却被Finch 按了回去。


“总有一天人都会离别的,不管情不情愿,你都要接受。何况,这才是对谁都好的结局。”Finch 无奈地说出这一番话。


-------------分割线---------------


到了下午六点,Root 没有下车。Shaw 在车站抓了一个又一个人仔细地看, 没有一个是Root 。直到车站的人都空了,Shaw 才走了出来,闷闷地坐在花坛上。


第二天一早,在花坛坐了一晚的Shaw 又去了车站一个个找人。从天亮到天黑,Root 都没有出现。她蜷缩在花坛一角,揉了揉眼睛。


“Hey ,你饿了吗?要吃香肠吗?”Fusco 凑了过来,把香肠拿给Shaw 。Shaw 犹豫了一下,接过来咬了一口。


“等那个可可泡芙对吗?”Fusco 看着Shaw ,怜惜地说道:


“她去了很远的地方生活读书,你不必牵挂着她了,回家吧孩子。”


可是Shaw 像没有听到那样,她狼吞虎咽吃完一根香肠,然后抱着膝盖蹲在花坛,眼睛紧紧盯着车站出口。


Fusco 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


“不要再等了,她不会回来了。”


Shaw 的眼睛有点红。


-------------分割线---------------


很多很多年后,在德州唐希尔村的车站,有个女人总是坐在花坛,她的面前是一个画架。


画架上是一副画着森林和两个人的画,每一天,她都重复来重复去画着同一幅画。她没有任何生活来源,靠的是周围好心人的施舍。


她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话,性格也非常孤僻。她总是在每天下午六点就停止作画,眼睛紧紧盯着车站出口,风雨无阻她每天都会来。


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等的是谁。卖香肠的Fusco 大叔甚至在去世前都没能看到最后的结局。


-------------分割线---------------


Root 被寄予了厚望成为了另一个人。她上了父母希望她上的大学,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在该嫁的年龄去相了亲,对方是个可靠又善良的人。


她其实并非是个听话的孩子。她也曾想逃跑回德州找Shaw ,但是随着年龄增长,思想已经慢慢成熟的她渐渐放弃了这个想法。她没有勇气面对被她抛弃的Shaw ,面对那个眸子清澈如水的人。她没有能力去承担去找她的后果,也不想为了她的一己私欲毁了本来各自安好的人生。


还有一个月就是婚礼了,本来打算硬下心肠的Root 想回德州探望一下Shaw ,那个曾经给自己一手教大的狼孩,现在究竟生活得怎么样了。


-------------分割线---------------


德州唐希尔车站。


Root 搭的是最早的一班车回去的。那个小村子太小了,基本没什么人会从镇上去乡下的。下了火车,Root 紧紧地攥着纸条,那是她们分别的时候,Shaw 写下来塞在她手里的。她至今还记得Shaw 叫自己的名字,那声心碎的呼唤。


悄悄抹了抹眼泪,Root 走出了车站,突然花坛一个身影,她手上的纸条无声坠落。


那是Shaw ,她认真地在画画,眼神柔情似水,容不下其他杂乱的东西。Root 慢慢走了过去,她看到那幅画是一座森林,有两个人。那两个人,是小时候的她和Shaw 。


“Root 。”拿着画笔的人儿停下了手,对着她笑了笑。“你回来了。”Shaw慢慢直起身。低了低头:


“你可以再摸我一次头吗?我好想你。”


Root 已经噙满泪水,她抚摸着Shaw 的头,把她圈进了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Shaw ,我迟到了。”Root 紧紧抱着Shaw ,“我离开了这里,去了另一个地方生活,找了一份安定却不喜欢的工作,现在也要嫁给一个我并不爱的人了。”Root 亲了亲她的脸颊。


“我没有办法忘记你,Shaw 。你是我的Safe place ,我才是你的家。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


-------------分割线---------------


德州唐希尔村的那个女人的传说有了个结局,那个女人终于等到了车站出现的那个人,然后两人永远消失在这个地方。那里常年伫立着一个画架,画架上的画都是同一幅画。没有人知道那两个人最后怎么样了,那个女人最后和那个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私奔然后逃婚了吗?还是那个另一个女人从此回去好好结婚生子,把回忆永远留在这个小村庄里?


可这结果很重要吗?


Shaw 在森林的山洞里郑重地贴满最后一张画。那个山洞里存放着都是她们满满的回忆。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她走了出来,向山洞扔了一个火把,火苗迅速吞噬着洞口,但她没有回头。


然后和一个女人深深地拥吻。深深地要印入骨髓的那种。



(短篇完)



-------------分割线---------------


此篇致敬《狼少年》和《忠犬八公的故事》


虐哭了没,嗜糖者大大还是比较宽容,说过打死不写BE就不写,虽然最后也是开放式结局(你来打我呀)。


大锤最后把所有回忆都毁掉和根妹过上新生活呢,还是直接毁掉以前的记忆爱过就重新分道扬镳呢,看大家怎么理解了。


轻点打我!不要打脸!记得点赞评论!


 



评论

热度(3)

  1. 爱你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