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大锤花式撩根记

嗜糖者:



“小姐,麻烦这里一杯黑咖啡,谢谢。”Shaw打了个响指,向那边的服务生眨了眨眼睛。


“一杯黑咖啡。好的,小姐,不加糖吗?”


眼前棕发用一个可爱的发带盘起来的女服务生,正用纤长的手指转动着铅笔,轻轻在纸上写了一串漂亮的英文。她的睫毛长长的,颤动起来连眼睛都跟着发亮。


“不用了,你在这里就够甜了。”Shaw 深情望着她,双手合十。


“那……还需要什么吗?”棕发服务生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笔头。


“要你可以吗?”Shaw撩起了鬓角的小龙须,手托起脑袋,歪着头,轻轻咬了咬唇。


棕发女人停止了标准围笑。手上的铅笔被活生生掰成两半。然后,她在桌上拿起一杯水,直直朝着Shaw 泼去。


?!!


棕发服务生把笔纸都扔掉,脱下了围裙。气冲冲地指着淋湿的Shaw 说。


“你再出现我面前小心比这个更难看。”


说罢,她潇洒地推开门离去。



------------分割线------------



“干嘛。”Shaw拿着狙击枪不耐烦地说道。她的眼睛没有离开过视线内的对面楼房。


“Shaw ,爸比不是说你,你有必要把那个号码这么放心里面去吗?Finch 已经掌握了她足够的资料,目前她还很安全,没什么威胁。”Reese 清了清嗓子,尽量装作一个父亲的样子。


“你啥时候像后妈那样啰嗦了?你们不是经常说要我对号码上心一点,提高客户体验?我这不是在爱岗敬业吗。”Shaw 挪了挪身体,翻了个白眼。


“哎呀你这倒霉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保护号码固然是好事,但是也不至于零下十几度风雨不改还蹲在别人宿舍外监视啊,这也太过了。”Reese 搓了搓手。


“好歹看上人家了就去努力追呗,那么差劲一点都不像当年风流倜傥的我。”Reese 偷偷瞄了瞄Shaw ,吸了吸鼻子嘟囔道:“想爸比做助攻就直说,不过首先你先把大衣外套还给我,好冷啊。”


“是谁当初生我的时候养那么矮的?这是你欠我的!不还!自个儿抖去。”Shaw 用手指戳了戳到她脑袋般高的Reese 的胸膛,再高的她也戳不到。


“……你长得矮怪我咯,你妈都一米七几杠杠的模特身材,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亲生的……”Reese 在碎碎念时,看到了Shaw 凶悍的眼刀,哆嗦着噤住了声。


“Mr.Reese ,还有Shaw ,其实我不介意你们把耳机关了再聊家事。”憋了好久的耳机的另一边Finch 清了清喉咙说道。


“知道了,后妈,快把你的四公主领回去吧,烦死了。”Shaw 把狙击枪扔给瑟瑟发抖的Reese ,理了理领口。


“追就追,真当我一夜小五郎浪得虚名。”


耳机那边传来茶杯跌落的声音。“Mr .Reese ,她怎么又换外号了?你起的吗?”


“咳咳……”Reese 搓了搓黑红黑红的脸。


“我叫四公主嘛……”



------------分割线------------



Shaw 在门前清了清喉咙,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实话,她身边从来就不缺人解决生理需求,特工出身的爸比和模特妈咪的强大基因,一大把男人女人冲着自己的颜正活好从扭腰屯都排到南非去了,只有她挑人,没有她想上上不了的人。但是最近那个号码长得好对胃口,Shaw 萌生了追那个叫Root Groves 的念头。为了能一次成功,Shaw 还偷了一本Reese 床头的中国小说,听说作者是中国玛丽苏创始人,背熟那本秘笈追女生妥妥的。


深吸一口气,Shaw 敲了敲宿舍门,她知道此时Root 的舍友都出去了,只剩下Root 一个人在宿舍。如果一次成功,直接留在宿舍办了她,多好,都不用特地找地方滚床单了。


敲了敲门没反应,Shaw 正打算推门进去。突然门在一刹那打开,直接撞上了Shaw 的鼻子。


Root 看到了倒在地上的Shaw ,惊呼道:“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她拉了拉Shaw,那个黑头发女人穿着笨重的大衣外套,狼狈的样子忍俊不禁。


“我……我没事。”Shaw整理了一下,对上了Root 的目光。


蜜糖色眸子,俏皮的鼻子,高挑的身材,软糯的嗓音,MD 果然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Root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Shaw 。


乌黑浓密的头发,轮廓分明的异域面孔,深邃而又色(和谐)气的眼睛,插着大衣口袋霸气侧漏。


嗯,卖碟的。


然后Root 一脸天真的说,“这里不需要谢谢,隔壁6742的Martine可能会比较需要,或者直走出门右拐是男生宿舍,那里有个小骚(和谐)基(和谐)佬Lambert 应该会喜欢那些,希望你的碟子资源丰富可以满足各种市场需求。”


什么?第一次见面居然把我当成是卖碟的?!Shaw感到自己伟岸的印象瞬间崩裂。


不过我好喜欢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哦。


Shaw突然向后弹开,一手捂着心脏,一手举到天上,扎起弓步,一副戏剧演员的样子,深情说道:


“啊!亲爱的葛二根小姐,我爱你,爱你爱到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Shaw偷偷看了看手臂上打的小抄,Reese 的品味真独特,这样的言情小说超出人类理解的范围了,居然还看得下,难怪会啃得下Finch 这个老学究。


Root 瞬间石化了。现在卖碟的都敬业到这种程度了,操着一口蹩脚的烂俗的中式爱情台词,动作居然是配套夸张的莎士比亚戏剧表演,太可怕了。


“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Shaw 见Root 没有反应,更卖力地喊道。她都快被自己感动坏了,那么诚意十足的告白,Root 肯定开心得合不拢腿。


可是接下来是Root 一个折叠椅呼来结束。


“你特么才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神经病啊你!”



------------分割线------------



Shaw在医院躺了三天。


出院后她第一时间当着Reese 的面把那本中国小说撕碎全部喂到了他嘴里。


“那可是原装珍藏版的琼瑶小说,Shaw你憋激动,快停下,好贵的呢。”Finch 光顾着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书,完全忽视了口吐白沫的Reese 。


“我就知道你个闷骚后妈就不干点正经事,什么破玩意,还有你,Reese ,笑什么,你特么笑什么,再笑我把剩下那几部《还珠格格》都塞你肚子里让你看完大结局。”


Shaw 感到不解气,离开时顺便把Finch 一整盒甜甜圈都捏碎了。



------------分割线------------



Shaw 不死心,她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到,她就不信降服不了这个Root 。


“医生,我感到好忧伤,隔壁班花Carter 拒绝了我的表白,我暗恋了她整整144天啊,好不容易攒够钱了买了一车的柚子摆成心形在她宿舍楼下,她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子扇了我一巴,还把我的柚子当球踢踢到了臭水沟。我真的好伤心我不想活了……”


Shaw脑袋突突地冒着青筋,手上紧紧抓着一支圆规。这个叫Fusco 的胖子已经絮絮叨叨了近一个小时了,如果不是算准了Root 下午会过来医务室,她早就把那个胖子扎得血肉模糊了。


Shaw 一边努力克制自己的暴躁,一边等着即将在门口出现那个棕发女人。


“Turing 医生,你要的绷带和纱布我买回来了……咦?”Root 抱着一箱纱布,错愕地发现坐在位置上的不是Turing医生,而是穿着白大褂的上次的神经病卖碟女人。


“好的,我已经听完你的故事了,Shaw医生给你个建议,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胖也不是你的错,长成弱智更加不是你的错,只是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如果我是Carter就不是扇你那么简单了,我会直接用柚子砸爆你的头的。”Shaw 一口气说完了话,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所以你可以走了,再见Fusco 同学。”


Fusco 惊讶地望着已经面瘫了一个小时的Shaw突然笑意满满,连拉带拽把他“请”了出去。


剩下Shaw和Root 面面相觑。


“嘿,我们又见面了,好巧噢,你说我们是不是好有缘分?”Shaw 坐直了身,捋平了白大褂,还抛了个媚眼,舔唇,咬牙。她希望制服play 可以给Root 带来惊喜,上次抢的Reese 的大衣太窝囊了。


不过后来Shaw差点被绷带缠死在医务室里。这是本来走了本来没多久的Fusco 发现的。没办法,谁会错过院花和新来的面瘫校医激烈的天雷地火呢。



------------分割线------------



“Shaw!是不是你又捏碎了我的甜甜圈!”Finch 捧着一堆粉状物哀嚎道。


“Reese 这个坑女儿的怂逼,什么抛媚眼,舔唇,咬牙是迷死人三大绝招,我找不到他,只好拿你出气了。谁叫你是我后妈。”Shaw 气呼呼地揉着脖子,幸好捡回一条命,不然就那么死了真的太窝囊了。


“……”Finch 尴尬地抬了抬眼镜。“Shaw啊,奉劝你一句,别钻牛角尖了,那个号码我们都观察那么久了,既不是受害者也不是行凶者。”他咽了咽口水,小心地说道。“如果你觉得你几次骚扰她算是行凶者,她就是受害者;她把你揍进了医院,她就是行凶者,你就是受害者算进去的话,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别再找她了。”


“那就当你的The Machine 宝宝吐出来的不是号码而是吐屎算了,我的工作完成了,但是不代表我追她就停止了。”Shaw 咬牙切齿道。


“我一定要狠狠 (哔—— )死她!”


别问为什么,Finch 听到的污言秽语自动打码。



------------分割线------------



第七次尝试表白Root ,Shaw给泼了一身水。


不过还算好啦,前几次cosplay 各种Root 生活中可能出现的任何人,Root 经常打工的餐厅,喜欢去的酒吧,饭堂和图书馆,甚至还有宠物店,Shaw 都用尽全力扮演了顾客,调酒师,饭堂阿姨,图书馆馆长,和待包养的宠物,无奈Root 看见她就是一顿暴打,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直接K.O.掉。


Shaw 感到很绝望。自从信了她爹的邪,助攻没有当好就算了,连Finch 的甜甜圈都捏碎好几盒了,看来他们那种上世纪的求爱方式行不通。她琢磨着有什么办法搞定那个女人,她好久都没有性(和谐)生活了,这样她会死的。


思忖良久,Shaw 想到了自己独特的求爱方式了。



------------分割线------------



大锤时间到。


Root 一脸惊讶地看着踹开门的Shaw 。时值假日,整栋宿舍都没有人。但是Root 手里有把电击枪,但是足够了,应对Shaw 那种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神经病。


可是Shaw手里有把枪,该死的,就知道她神经病到一定程度会爱到杀死自己。


虽然她并不知道现在作者是不是笑到抽筋也神经错乱了,所以按照剧本她们要开始相爱相杀的话多的狗血剧向了。


去你妹的剧本,老娘不吃你那一套。


“想干嘛。”Root 把电击枪开得滋滋响。


“上了你。”Shaw把手枪上了膛。


“表现不好我电死你。”


“You can do it all you want。”



------------分割线------------



“Reese 你在干嘛,怎么不听我说书了,昨天那本《情深深雨蒙蒙》还没讲完呢。”


“嘘——别吵,Shaw要全垒打了。”Reese 红着脸,紧紧握住拳头,眼神定定望着前方。


“Shaw去打球你激动个啥。”Finch 非常不满地,嘟着嘴抽走了Reese 一边的耳机。


“我(哔—— )你妈!快把我放开!(哔—— )腿别夹那么紧啊放松!(哔—— )哎呦我(哔—— )我撞到尾椎骨了!砰……(哔—— )玩没电了我(哔—— )你别啃我脖子啊(哔—— )会不会这个体(和谐)位啊不会……唔……我(哔—— )”


耳边不断摔盘子的声音(鬼知道为什么宿舍有那么多盘子)和家具砸烂的声音,外加撕裂衣服的声音,娇喘的呻(和谐)吟声不绝于耳。


Finch 的耳边不断哔声连连。别问为什么,再问自杀。



------------分割线------------



已经连续好多天了,Shaw 都音信全无。说好的一夜小五郎呢,都二三四五六夜了,吾女叛逆伤透吾心。Reese 痛心地想道。Finch 自从那天也是奇奇怪怪的,老是看自己不顺眼的样子,以前那个温油的老学究呢?


“上梁不正下梁歪!(啪!)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看看你把我的煎绿茶糟蹋成什么样子会喝吗你,甜甜圈都不甜你是不是偷偷舔过了?上梁不正下梁歪……”


艾玛,干啥呢,真当自己是后妈了。


Reese 正想叉起腰宣誓主权时,门口突然闯入了两个人。哎呀我要说什么,突然忘了。


只见Shaw身后跟着一个棕发女人,两人站在一起,腻歪着,Reese 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不是吧,这么快就俘获了Shaw 的心,哦不,俘获Root 的心,看来这辈子都不能超过他浪到30岁的才收心的年龄了。吾女乖顺伤透吾心。


“爸比!”Root 甜甜地叫道。嗯,那女孩儿不错嘴还挺甜的。可是我才是Shaw爸比啊你冲Finch 叫什么,看身高差都知道谁是亲生的。


可是Root 很快朝着他咧开了大大的笑容:


“李黑鬼!……哦不,四叔!呃,岳父!”


卧槽??!?!


信息量太大,Reese 需要静静。此刻他已经脑补了一场狗血婆媳剧。


突然Finch 一巴捏碎了他手上的甜甜圈,阴郁着脸,抓起Shaw 的领子说:


“你特么上了我女儿?!”


卧槽?!??!


现在轮到Shaw 和Reese 实力懵逼脸。他们都需要静静。


“爸比!不关她的事,是我们自愿的,原谅我吧!顺便把户口本拿过来,借我九块钱,我们现在扯证去了!”Root 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给你当号码的时候你可是说只是认识Shaw 而已,没说玩那么大啊!是不是你又向The Machine 撒娇了?就知道那个怂逼没用,真特么吐屎去了!”Finch 气得抖起来,吾女玩脱伤透吾心。


Reese 从来没看过他那么生气的样子,也从来没看过他说过那么顺溜的脏话。“你怎么从来没说你你有个私生女?”Reese 气炸了,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等等,先理清楚,这是部严肃的科幻纪实片,不是狗血的认亲撕逼婆媳剧。”Shaw 冷静地理了下思绪。


“Root 是Finch的女儿,而Finch 特意捏造了个号码就是为了让她女儿成功勾搭上我,然后现在我们玩脱了,Root 要吵着嫁给我,而我完全懵逼,Reese 现在生气是因为Finch 隐瞒他有个女儿,Finch 现在后妈属性要暴露了?”


“我该埋怨你语文老师死得早,没能好好叫你说话吗?”Reese 幽幽说道。



-------------分割线------------


“卧槽!Root 你都写了什么鬼?!”Shaw 把Root 的桌子都掀了。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大锤的觉醒》?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大锤倒追记》?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七次Cosplay》?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n夜小五郎的救赎》?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你爸爸不给你和我在一起》?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李黑鬼与葛二根的婆媳大战》?
…………


“什么玩意儿你整天躲在家里不出来就是为了写这些玛丽苏小说?我特么还倒追你哦?谁当初死皮赖脸花式调戏我的?哎呦胆肥咯,还写得我在下呢,你够胆在这里YY ,不够胆告诉我是吧?”Shaw使劲捏着Root 的乳(和谐)尖,威胁说道。


Root 生无可恋脸.jpg


“疼。”


Root 跪在键盘上,眼泪汪汪的,“锤锤我只是想一下而已,又不是真的,不要这样好不好。”


“你还知道疼呢,怎么不知道羞?”Shaw 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败家娘们,丢脸死了,都是学谁的,那个后妈……哦呸是Finch 才对,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拧),上梁不正下梁歪。


“跟你爸一个德行,又闷骚又假正经。”


“我爸的确是闷骚,可我是明骚啊。”Root 眨了眨眼睛,摸着Shaw 的手,慢慢站起来,哎呦喂跪键盘疼死了,试图转移话题。


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Shaw 把持住了自己,不能再给她混过去了,写那种和现实大相径庭的小说,踩底线了,不能忍,绝对不能忍,以后纵容了还不上天了。


可是Root 先行一步,她迅速站起来把手伸进了Shaw 的内(和谐)裤里。


Oh ,f…u…(和谐)c…k you……



------------分割线------------



“Sixbsh:&@:$?,@ahj,@/$!.$)&;$917!&&,82$&,&sknsjjxkfffffffffffffff”


一个小时以后,Root 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大段一大段的乱码。


而Root 的脸被压在键盘上。


“还写不写了?”Shaw喘着气,把Root 的身子翻了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问道。


“……可以让我把结尾写完行吗……”


然后Root 的另一边脸也开始打乱码了。



------------分割线------------


“Finch ,你有追那篇《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大锤花式撩根记》吗,好像好久没更新了。”Reese 刷新了一下界面,嘟囔道。


“你是说那个叫‘我锤器大活好’的作者吗?好奇怪,我也好久没见到更新了,不会作者被家暴了吧。”Finch 扶了扶眼镜。


好久没看到那种玛丽苏界的一股清凉的泥石流的文了,还等着出第二部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之李黑鬼和葛二根的婆媳大战》呢,好可惜啊。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人感到好有代入感哦,好神奇。


(短篇完)



------------分割线------------



哈哈哈作者今天写文笑到抽筋,脑洞像放烟花那样炸开了,各种ooc,袒(丧)露(心)本(病)性(狂),文风一下子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我不要再想我不要再想,就是喜欢按心情写文。


事实证明,虐到深处自然甜,甜到深处自然虐,真爱粉会懂得我在说什么。


记得点赞和评论,也欢迎转载到各种平台。


You are being watched .


我可是个制表匠。(认真脸)


庆祝粉丝过两百,单篇过百赞。注册第18天。

评论

热度(11)

  1. 佚名啊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你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
  3. 太古嗜糖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