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隧道谜案」Elise ,短篇

詩人Darwin:

金属、硝烟、枪鸣,那些遥远路途上的惊蛰。


亲吻、拥抱、呼吸,那些你周围感受的真实。


别放开我,别离开我,


我看过血的颜色,子弹出膛时的壮烈,身体倒下之后的寂静。


抱紧我,亲吻我,


用你身体的余温,用你双眸的炙热与忠诚。


 


* * *


Elise决定这次假期用了很久,期间总是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阻遏。一直到有一天她一个人躲在档案室,头顶的白炽灯嗡嗡作响,无意间一个熟悉的编号进入她的视线。Elise伸手去拿的时候做了深呼吸,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她能很清楚的听见自己呼吸与心跳的声音。


她随意翻了几页,眉头紧蹙间看到那张照片,甚至都没有多想她就撕下了它,环顾四周之后小心的放进夹克衫口袋。


之后Elise去找了上司,她要了自己积攒下来的假期。


是的,这是进入警局之后,第一次Elise主动提出休假,以往她都是被上司各种警告才休掉它们。


 


从警局出来,仿佛有什么力量在推动着Elise让她前进。上车打火踩油门一气呵成,然后她去了机场,生疏的跟柜台小姐定了一张去利智的单程机票。


这次旅行没有任何计划,Elise一直面无表情走在位置上,机舱内各种嘈杂的声响都不是打扰。飞机平稳飞行之后,Elise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照片。


 


Elise抚摸着照片,一声不吭仿佛对待一件珍宝。


她们大概有多久没见了?


 


Elise家的客厅里摆着一个三阶魔方,她最快的速度是十一秒复原。现在魔方却是一个计时器,每天下班的时候Elise会去摆弄几下然后放回去,这样的速度往往一周才能完成一次复原。复原之后她又迅速打乱,然后再用一周去复原。


算上今天,她已经有三年四个月零27天没见过那个黑头发的女人。Elise倒吸一口气倒回座椅上,Eryka在她的世界里仅存着一个名字,一个轮廓,如果不是今天这张照片,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忘记她的长相声音,但是依旧铭记着对方给自己的感觉与炙热。


 


飞机降落在圣地亚哥国际机场,走出机场已经傍晚,上计程车之前她抬眼看了四周,好像在寻找什么。


下塔的酒店在市中心,下面就是解放广场,周围错落的大楼阻挡了很多风景。


Elise不知道要去哪里,站在街上就像迷途的羔羊看着身边人来来往往。内心深处她有过一点渴望,期待在这里能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更多的时候她是待在房间里,叫来香槟与红酒一连四天都是这样。在利智她的睡眠情况更加糟糕,就算喝到没有意识都无法阖上双眼进入安眠。她是来进行一场解脱,事与愿违除了失眠Elise什么都没得到。


 


最后一站是瓦尔帕莱索海港,她穿行在摆满集装箱的地方,吸着海水里淡淡的咸味坐在堤坝上。


Elise从口袋里拿出带来的照片,撕成一片一片扔进海里起身往回走。身后是轮船起航的汽笛声,Elise迷离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对她来说这座城市是Eryka出生的地方,她不过想来看看,仅此而已。


 


我很想你。


Elise对自己呢喃,吸吸鼻子继续朝前走。



评论

热度(43)

  1. 爱你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你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