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我们

老青宴:

写的是老霉和傻k的孩子们的故事


 


算是伪kaylor【又要开始瞎打tag了_(:зゝ∠)_


 


文章很短不长 更新较快 绝对是糖 


 


没有一点刀片


 




电梯间戳↓


第一章  第二章  完结章



——————————————————————————————————


 




 


Taylor有的时候会想,是不是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


 


 


 




 


其实她一般不这么深沉,已经到了中年年龄的她更多的时候想的是怎么把日子过的更开心一些。像一个最普通的,3、40岁的女人,带着她的孩子。


 




 


退出了歌坛,婚姻也在自己的要求下结束,Taylor把家搬到了纳什维尔附近的一个小地方,这让她又重拾起了原先的乡村音乐。


 




 


弹给自己听,为什么不挑自己喜欢的呢。


 




 


也许是现在的日子和之前比太过于松散,Taylor总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发呆。这个时候她都会想起刚才的那个问题。


 




 


是不是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


 




 


在深夜睡不着披着毛毯在庭院里看星空的时候,在看两个孩子打闹的时候,在……那个人墓前的时候。


 




 


那个人。


 




 


Karlie kloss


 




 


Taylor的手指划过面前的石碑和相片,她的眼泪早在那几天流干,只是每每来到这里总是要拼命抑制住自己放声大哭的冲动。她将一束花放在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墓前,又抬手摸了摸那人的相片。


 




 


“我又来了。现在已经是深秋了,这里虽然和纽约不太一样,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冷。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怕冷了,手脚总是冰凉……”


 




 


“不过我有多穿衣服,你不用担心我,我记得你在的时候总说我要风度不要温度……”


 




 


“不过有你帮我暖手啊,我还可以把手塞进你的脖子里,……”


 




 


Taylor把头抬起来看着天空,她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说着说着就不对了,你看我总是忘记你已经不在了这件事,人是这样开始一点点变老的吧……”


 




 


“小小k很乖,就是有点闷,和你小时候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她可不缺牙。你留下的那点编程书我是一点都看不懂,倒是她每天都看的津津有味。之前学校里的计算机比赛还拿了第一呢,不像你小时候,就知道屁颠屁颠的跟着我什么都不会。”


 




 


“小小霉的性格随我,有的时候也是被宠坏了,我也经常看见小小k挠着脑袋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跟小时候的你一模一样!”


 




 


“你说这算不算命啊,小的时候你被寄养来我家,长大了你的孩子由我来领养?”


 




 


“诶不说了,我要去接她们放学了,下个晴天再来看你。我爱你,bye,kar……”


 




 


 


 


Taylor把车停好,看了看时间离孩子们放学还有一段时间,拿出手机打算刷会儿社交网站,在看到锁屏的时候还是停住了动作。


 




 


是她们的road trip。


 




 


Taylor从小就和karlie认识,karlie因为一些原因被暂时寄养在Taylor家。突然多了个人的生活让娇生惯养的Taylor有些不适应,但她很快发现只是多了一个小尾巴而已。虽然第一次见面就嘲笑自己的泡面头,但对方缺牙的笑也让自己有了完美回击的武器。


 




 


然后她们一起长大,分别恋爱,各自结婚,生子。


 




 


Karlie的丈夫Joshua在一次空难中去世,而她也因为生小小k的时候出了些意外而导致身子一直不好。


 




 


在生下小小霉后不到三个月Taylor就离婚了,她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


 




 


Taylor提议过两人住到一起,但被karlie拒绝了。


 




 


“嘿,我又不是瘫痪!而且我可不想再被你压榨下半辈子!”karlie露出她的大白牙,对Taylor摇了摇头。


 




 


“搞得我很稀罕你住过来一样!”Taylor哼了一声,转头走了。


 




 


如果知道那是她们的最后一次见面的话,傲娇惯了的Taylor一定会选择说一次真话。


 




 


再得到karlie消息是医院来的电话。


 




 


心脏衰竭,急救室。


 




 


开车上路的Taylor脑中一片空白,她突然就想起karlie大大的笑容。她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但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不能哭。


 




 


没有在手术室外等待太长时间,医生推着盖着白布的karlie出来。Taylor呆呆的看着,医生说的象征性的安慰的话一个字也没有听见,她的脑里只有一个声音。


 




 


她不在了,她不在了,她的karlie,她的sunshine不在了……


 




 


Taylor看见小小K站在一边,那时的她大概只有5岁。Taylor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告诉这个孩子karlie的消息,小小K倒先开了口。


 




 


“mom不在了,对么?”


 




 


看Taylor红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小小K用她软糯软糯的,对Taylor来说无比熟悉的嗓音说,“mom早就告诉过我会有这么一天的,她身体不好她自己最知道了。她还跟我说,如果Taylor阿姨很难过的话让我好好安慰你,让你尽管哭出来。Taylor阿姨,你难过麽?”


 




 


那天,所有医护人员都看到一个高个苗条的女子抱着一个软糯的孩子怄哭。


 




 


一定是爱人去世了吧。大家都这么想到。


 




 


 


 


作为karlie唯一的亲人,Taylor替她操办了后事。虽然在心里无数次怨那人的残忍,但Taylor在看着棺材的时候,想起的还是她们之间所有的快乐。


 




 


Taylor领养了小小K,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和karlie是一起长大的,而且她也有那个能力这么做。


 




 


没人知道葬礼的那天晚上,有个高个女人来到了今日新增的墓前。


 




 


她就说了三个字,却拖了整整一辈子。


 




 【tbc】 




电梯间戳↓


第一章  第二章  完结章






评论

热度(54)

  1. 爱你老青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