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下雨天

闔颗:

看了很多遍Music,想学着写一下,不是很好写....








Taylor视角。




快下雨了。


你托着手肘望着灰沉沉沉甸甸的云朵,已经站了好久。独处的时间,总是让人思绪万千,这对需要灵感的你来说,是好事,然而此刻你却无法将纷飞的词句逐一摘下排列成行。


什么破天气。


终于受不了脑袋里自己与自己的无数次战争,你还是拎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会,敲出了几个字——【你过来】


很快就有了回复——【在忙】


你盯着屏幕深吸了一口气,刚想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又一条信息进来——【可能会晚一点】


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回什么,你叹了一口气,攥紧手机,视线又回到窗外。


 


滴答滴答。


 


她进门的时候,雨开始一滴一滴的打在窗台的玻璃上,轻轻的,有一点好听。像往常一样递给你一束她阳台上养的花,但是没有往常一样的亲吻。你没有收回接过花的手,看着她,她歪着脑袋,扬起了那副锋利的眉毛,好像在问你怎么了?你咬住下唇,眉头一紧,没有说话,扭头走进客厅,将那束花随手插在那个空了好久的花瓶里。门廊的声响惊动了两只刚睡醒的猫,Mere看了看进来的人,又看看你,还是选择靠近她,Oliva倒是一步一扭的径直跟着你。


GOOD GIRL


踏进厨房,你心想这种情况你只想给她接一杯凉透的白开水,想象着她的表情,你忽然有一点开心。你转身看她,她刚在沙发上坐下,Mere就非常敏捷的跳进她怀里,你听见她的轻笑和Mere的回应,别扭的情绪又泛上来,三两步走进客厅,嘭一下将她的柠檬茶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她抬头看了你一眼,表情又变成了进门那副不冷不热,绿色的眸子里也看不出任何的波澜起伏,鬓角散落的发丝倒是看得出她的风尘仆仆。你选择不再盯着她看,回到窗前。雨越来越大,只看到朦胧一片,站了一会儿,你弯腰拉出椅子坐下,想继续完成你今天没有任何进展的工作。


 


沉默。


 


你听见她起身的声音,应该是走进厨房,听到橱柜打开的声音,你忍着没有回头,不想告诉她沙拉已经拌好了就放在餐桌上。你听到向你走来的脚步声,慌忙低头在纸上挥挥几笔。她在你手边放下一杯咖啡,打开桌上的台灯,然后站在你身后,倾身越过你。你看到她带着墨迹的手指开始在你的书架上滑动,她身上的香气开始在你周围环绕,你舍不得一下子完成呼吸动作,只敢轻轻的扩张胸腔,想慢慢的呼出来,一定要轻轻的,然而这气息进入你的鼻腔之后,就开始在你的体内横冲直撞,激烈得让你一阵阵鼻酸。你没有看清楚她选了一本什么书,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沙发上。没有在头顶的轻吻。


我也不想跟你说谢谢。


 


沉默。


 


大概过了一个冬天那么久,在你觉得再不起来做点什么你就要压抑至死的时候,你感觉到小腿被挠了一下,低头一看,Oliva在你的脚边抬头看着你。


噢对不起,今天还没有陪你玩。


你放下笔,合上跟半个小时之前一样干净的本子,把白色的小家伙抱起来,走到沙发前的地毯上坐下,她还是靠在沙发上看书,左手食指放在齿间,右手在轻轻搓着纸张。


下一秒她就要翻页了。果然。


她还是没有看你,小叛徒已经又窝在她身边睡着了。你心里暗暗发誓绝不再转过头去看她,也不要跟她说话。你打开电视,把注意力放在怀里的小家伙身上,安静了许久的屋子里终于有了一点声音。


 


沉默。


 


【未来几天,气温将会出现持续升。。。】,换


【现在把姜葱和蒜。。。】,换


【政府表示会将。。。】,换


【那接下来。。。】,换


【从来。。。】,换


【你。。。】,换


【。。。】,换


Oliva停下玩玩具的动作看着你,你冲着它挤出一个露出大白牙的笑容,就好像它能看得懂一样。你关掉电视,把遥控器扔在脚边,刚想屈起膝盖,把脑袋埋进手臂里,当十秒钟想哭的蜗牛,就听见身后一阵响动,书本合上的声音,从沙发起身的声音,衣襟摩擦的声音,呼吸的声音,然后感觉到一只手臂从你的左边环过你的腰,收紧,用力一提,把你捞进了一个怀抱。被吵醒的Mere支起脑袋瞄了你一眼,打了个哈欠跳下沙发,长尾巴一甩一甩的走了。


叛徒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像往常一样,把你好好放在她怀里,左手还是环着你的腰,脸侧向右边,用右手翻书。你固执的僵直着身子不肯服软,想用身体语言明确的表示你的立场,明明整件事…她的手又开始慢慢往上移,你看到她的指尖先碰到你的下颏,用并排的第二指节蹭了蹭,又用拇指和食指捏了捏你的脸颊,她的手指凉凉的,尽管你不愿意承认,但是当这凉意离开你的皮肤,你还是感到很不情愿的失落,她把手掌放到你右肩,不容置疑的往后一按,又拉过那张你喜欢的波西米亚风格的毯子,盖在你们的腿上,然后放回原位。你可以感觉到她的拇指在你的腰间轻蹭,你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靠在她左肩,还是不想说话。


我又不是抱枕


 


沉默。


 


玩够了玩具,但是Mere一脸“你不要靠近我”的表情让Oliva收回了迈出的步子,它还是选择跳上沙发靠近你,你扭头看看这可怜的小家伙,坐直身子,刚想伸出手摸摸它的脑袋,紧紧环在你腰上的手臂突然先松开了,你停下动作,屏住呼吸,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你想,她要是…然而她只是摸摸Oliva的脑袋,挠了挠她的下巴,又环紧了你的腰。


我又不是玩具!


出乎意料的,你听到了她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不可以噢,Oliva,她现在是我的】


沉默。


【新歌里要写到白玫瑰吗?】第二句。


她应该是看到了你刚才胡乱在本子上写的东西了,你扫了一眼茶几上她带来的白玫瑰。你扭头看她——翻页,五指张开按在页脚,眼神依旧没有离开那本破书。


沉默。


【白玫瑰的意思是,】今天的第三句话,她是放下了手里的书,用一个你无法挣脱的姿势,抱紧你,圈住你,凑在你耳边轻轻说的。


【我,足以与你相配。】


 


房间里只有你啜泣的声音。


 


她亲亲你的耳朵,你可以清楚的听到她声音里的笑意


【还生气?】


你收紧了圈在她颈后的手臂,把脸在她的肩窝里越埋越深。


【还哭?】她将细碎的吻落在你的额角,脸颊,然后又开始轻轻亲了你的耳朵


她最爱的零食,我知道...


【是因为下雨天影响我的情绪!】


【雨早就停啦】


 


这是什么破天气



评论

热度(144)

  1. 爱你一颗浪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