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从来都会抢到过沙发的猫猫🐈:

是的没错每到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kaylor发糖了发糖了发糖了🌚🌚🌚

冬冬冬咚锵:

终于过审啦,补昨天的生贺视频


Happy Birthday TayTay❤

Fanfic:爱情故事(2)

詩人Darwin:

爱情故事的名称,是每个没有相连的故事,是每个短篇的名字。






-




被万千的荧光棒包围,那片星海之中,Karlie努力想把自己藏起来。可是傲人的身高无法做到这一点,她只能压低兜帽把脸藏起来。她的手插进黑色唯一的口袋,兜帽下面还带着一顶鸭舌帽。


周围的人喊着同样的名字,这是演唱会上最后的时刻。Karlie想融入他们,张着嘴那个名字像卡在她喉咙里的鱼刺。难受着,焦灼着,最后变成身上的枷锁,她怔在那里。


Karlie看到远处升起了舞台,她最熟悉的女孩现在站在离她几百米的地方。她看到屏幕上那个女孩在招手,拿着话筒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我知道你来了。”Karlie听到Taylor这么说。


全场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说着什么,带着疑惑看着他们的偶像。


“电影里的主角总是轻而易举能在人海里找到他们的另一半。”


巨大的屏幕上,Karlie清楚的看到Taylor苦笑的嘴角。然后她看到对方仰起头,舞台上的灯光倏然变暗,观众席被投上很大的光圈。


“我找不到你,你能不能站在我能看得到的地方。”Taylor拿着话筒喊,“我会保护你的,从今往后。只要你出现,我再也不会躲起来让你独自面对流言蜚语,让你在舆论里失去自己。”Taylor哽咽道,“这是送给你的,全场都是送给你的。我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变得勇敢,再也不会畏畏缩缩像只鸵鸟。”


 


粉丝疑惑低声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Karlie看了看周围转身往出口通道走去。


她和全场的粉丝背道而驰,是唯一一个离开的人。通道口的保安拦住她的去向,那一道灯光全部追到她的身上。


伴着话筒被扔到地上的声响,Karlie试图强行闯出去。


 


 


爱情故事我们从小听到大,从童话到后来的心灵鸡汤。故事内容都在说,我们会遇见心之所向,或平凡或轰然。


Karlie遇到Taylor的时候,她骤然变成小粉丝一样激动。内衣秀的后场,她支支吾吾在偶像面前举止都变得笨拙。谁都想象不出大高个女孩为什么会激动地流眼泪,看惯大场面的歌手倒是表现得平常。


Karlie厚着脸皮跟Taylor要联系方式,身边的模特都笑得不怀好意。Karlie才不在乎,还有什么是能比拿到大歌星Taylor Swift的号码更让人激动的。


内衣秀结束后Karlie不意外地在派对里看到了Taylor,围在她身边的人很多,她想上前却害怕打扰,端着一杯龙舌兰躲在一边和朋友聊天。偶尔有熟稔的女性朋友上来搭讪,很难得的,Karlie都一一婉拒。她小心翼翼地观察Taylor在干什么,心不在焉地和朋友聊不在意的话题。


Taylor什么时候绕道Karlie身后的,她没有印象。龙舌兰喝多了,会让人的思绪变得缥缈。金发歌手笑的灿烂,Karlie觉得自己融化了。


歌手问她要不要来一场冒险,Karlie迟钝地点了点头。Taylor牵着她往后门跑去,她借到了一个很夸张的墨镜,也给Karlie弄到了一个。她们跑到街角一家快餐店,Taylor要了汉堡薯条,问Karlie要什么,Karlie摇了摇头。


Karlie看着面前的偶像吃掉点的东西,说这才是人吃的食物,派对里的食物只有观赏的成分。她是素食主义者,却不忍打扰Taylor的热情小口咬着Taylor递过来的汉堡。


离开的时候有人认出这个大歌星,一群人围着要签名合照,Taylor摘掉眼镜和每个人合影,Karlie站在那圈粉丝的外围,微笑着冲Taylor竖着大拇指。


 


那一晚的冒险让Karlie觉得自己和Taylor又近了一步,回到下榻的酒店已经凌晨。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中午,Karlie给Taylor拨去电话,她满心期待这场电话之后她们能再见一面,Karlie甚至在网络上搜到一个不错的餐厅。可是,接电话的人是个陌生人,对方警惕地告诉Karlie打错了电话。Karlie不信,又拨过去一次,这一次电话没有接通直接被按掉。


她懊恼的坐回床上,她想不清楚为什么Taylor给了她一个错误的号码。


 


可能是因为我记错了。


Karlie自我安慰道。


 


 


回到纽约几周,Karlie已经从那个给错的号码里出来。她约了好友去逛街,想要依靠购物给自己好心情。出门前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声说自己是Taylor。Karlie正在穿鞋,稍一抬头撞到了鞋柜的一角。Karlie“哎哟”吃痛了一声,对方却在电话里笑出声。


“抱歉,我的助理今天才告诉我接到过你的电话。”


Karlie揉着头被撞出的小包不觉得有多疼,电话里Taylor约Karlie在一间素食店见面,她说自己今天才到纽约。


 


第一次身体接触的陌生感与紧张,第一次与自己喜欢的女生接吻,第一次被对方轻巧地推上床。舌尖与舌尖的触感,最后变成身体上的颤栗。Karlie把Taylor从身下拉上来,喘息着细碎地吻着Taylor的脸颊。


后来她们又来了几次,都是在酒店的房间,Karlie提议带Taylor回自己家,对方却总是拒绝。


有一次欢愉之后,Taylor握着手机说要买一处房产。Karlie夺过她的手机,对方的页面在大洋彼岸米字旗所在地,Karlie第一次拒绝Taylor,“你只能搬到纽约。”


她们的关系变成一种微妙,她们朋友之上,却在恋人之间缺少了一部分。


Taylor不像高高在上的偶像,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有一次在酒店房间喝醉的时候,Taylor借着酒劲说到自己还没有从上一段感情出来,她爱过的那个女孩像一阵风。Karlie听得难受,却连让Taylor停下喝酒的资格都没有。


“我不会离开你的。”Karlie给出承诺,Taylor却嗤笑了一声。Karlie想反驳,却被对方的嘴唇封住了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Karlie不再和其他女生暧昧,她变成Taylor的专属,只有她自己认为的。她从来都不敢在Taylor面前太强势,努力迎合Taylor所有的情绪。


Karlie的朋友不知道她爱上的那个人是Taylor,只知道Karlie有爱着的那么一个人。


 


“Karlie Kloss,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Taylor从床上爬起来,盯着Karlie的眼睛。Karlie闷不做声,打翻了手边的水杯。


整个吵架的起因是Karlie问圣诞节Taylor能不能陪她一起,她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在恋爱。


“你能不能在每次做决定的时候先问过我?”


Karlie愣了愣,她想说些什么。


“你太幼稚了。”


 


好吧,我幼稚。


Karlie在内心跟自己说。那晚她抱着Taylor入睡,凌晨时分Karlie爬起来,小心翼翼地离开房间。



Fanfic:血族

詩人Darwin:

Chapter.2 - 蔷薇面具







Antediluvian的上课时间是日落之后,Karlie从宿舍出来直接跟着格雷斯去了教室。


她的第一堂课是科洛斯小姐的历史课,她专门教授血族的变迁和等级制。


教室已经开始上课,Karlie进教室里吸引了一些目光。这里和自己以前上课的地方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俨然深夜。教室里的人不多,科洛斯小姐把Karlie安排坐到一个黑发叫Kendall的女孩旁边。Karlie很有礼貌的冲她微笑,被对方无视后只能悻悻吐了吐舌头。


好像这里的人都不太友好呢。


 


整堂课上Karlie只觉得很困,她还没有倒过时差,在来到这里前现在应该是她睡觉的时间。黑板上的字变得模糊不清,Karlie很想闭上眼睛。但她不想在第一堂课上就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一直硬撑到下课。她想趁下课的时候眯一会儿,Kendall却拉着Karlie去餐厅,她以为Karlie一脸乏力的表情是来源于饥饿。


 


“你或许该吃点什么...”Kendall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帮Karlie要了块血迹布丁。


Karlie困得睁不开眼睛,“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睡觉。”她手枕着头,另一只手拿着小勺子捣着布丁。血腥味充斥着她的鼻腔从味觉开始引诱她的胃,但她实在没有力气去解决掉这种诱惑。


“你们血族是不是都很...冷漠?”Karlie本来想换一个词形容,但是此刻脑袋里没有比这个词更加贴切的形容了。整堂课上科洛斯小姐几乎没笑过,同学们也是不苟言笑在做笔记,包括格雷斯除了第一次见面那个惨白的笑容,一起来的路上Karlie几乎没看他会笑这种本能。


Kendall抬头看着她,目光好像要看穿Karlie,“你不是吗?”


Karlie呛了一口,“我家里人不让我接触其他血族...而且你们上课的时候也过分严肃...”她隐瞒一部分,说的也是事实。


Kendall笑了笑,“科洛斯小姐的课比较严肃,因为课堂表现关系到我们的学分,我们怕...”她对Karlie做了个鬼脸,说的理直气壮。“几年前有人在她课堂上闹事,你看现在都没毕业。”


Karlie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个不远处角落里一个邋遢的男孩正在吃东西,脸上溅满了汁水,红色的液体有一些还沾在了头发上。


Karlie有点犯恶心,迅速转过了头。她知道学分的事情,来的路上格雷斯提到过。


Antediluvian的学生每个学期有十二分,不只是学习成绩还包括了日常行为举止,学会也会直接和奖学金挂钩。学分不会累计,但是如果这个学期扣除超过了十二分,那么下个学期拿到的分数会减去扣除的那部分,在校期间如果不能偿还被扣除的学分,那么毕业也就会遥遥无期。


Kendall告诉Karlie那个可怜的男孩被记了256分。


Karlie想知道那个男孩到底做了什么,Kendall耸耸肩膀说自己也不清楚,她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几乎就是Antediluvian的传说了。


 


“你被分到哪个寝室?”Kendall问。


“2F13。”学分的事情让Karlie有了胃口,连困意都消散了许多。血迹布丁的味道不是特别好,她有点想念Annie做的布朗尼。通常Annie轮休的时候都会准备布朗尼给自己和Cara当点心,当然她拿到的那份比Cara多很多。


Kendall似乎看出了Karlie对食物的不满意,“听着,餐厅之前的厨师长请了长假,我们现在不是吃饭,是为了生存。”


Karlie无奈的看着她,“好吧。”说完又吃了一口布丁,血液的味道填满她的口腔,血剂的味道没有过期血好吃,Karlie在学着慢慢适应。


“你刚才说你在2F13?”Kendall把手放在桌子上,凑近坐在自己对面的Karlie。


Karlie点点头,“怎么了?”最后一口布丁被吃完。


“这会非常有趣。”


Karlie不明白无奈的看着Kendall,但是对方却没有给她解释。新的一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离开餐厅的时候Kendall又掏钱买了一杯饮料让Karlie带去上课喝。


Kendall说的没错,第二堂课的老师是一位秃顶的中年男人。教血剂的融合什么的。和科洛斯小姐的课不同,这堂课上大家都活泼了许多,有人在打小差,也有人在玩手机游戏。Karlie也拿出手机和Annie还有Cara发简讯,她跟父母坦诚说自己想念她们。


 


天快亮两个小时前,Karlie才回到自己的寝室。她刚来的时候以为自己的床会是一个棺材什么的,电视剧里血族不是都是睡在黑色盒子里么。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宿舍的床非常软,窗户还是电脑控制可以闭合把房间弄成密室的那种,应该是为了遮挡阳光。但Karlie不需要,她不畏惧阳光,从洗手间出来困意重新席卷她,她把窗户打开,整个人摔进床里。


她太困了,把手机连上充电器后开了音乐准备翻了个身想睡觉。


 


“哐”的一声,Karlie被吓得一哆嗦,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房间里的窗户不知道为什么被关上了,又“哐”的一声,再次被打开。Karlie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手摸到枕头底下的防吸血鬼喷雾,那是Annie在帮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放进去的。


一件黑色的皮衣夹克从窗户外面被扔了进来,然后是一个金发的女孩爬了进来。进入房间之后,她像完全没有看到Karlie似得,拿着手上的遥控器关上窗户从地上捡起夹克甩了甩直接走了,步伐踉跄像喝醉酒的醉鬼。


Karlie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门被关上带来的声响,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睡迷糊了在做梦。她太困了,又倒回了床上,Karlie打算明天看到Kendall的时候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她想到对方在餐厅说的那句话,觉得Kendall应该知道些什么。


隔天上课之前,Karlie专门跑去问自己宿舍那个爬窗户进来女孩的事。Kendall有点嗤之以鼻,告诉Karlie那个女孩是元老院某位长老的千金,Karlie的房间以前是她们翻墙出去的出口,因为那个房间下面就是围墙,而且是监控的死角,以前那里是空寝室,基本上不会有学生入住。


血族和人类一样不喜欢13这个数字。


Karlie听出了语气里的厌恶,就像她以前学校那些女孩之间的勾心斗角。Kendall告诉她如果觉得被打扰的话可以跟宿管投诉,Karlie并没有听她的话,反正她不想当那个打小报告的人。


 


金发女孩好像每个晚上都会出去,快要天亮的时候才爬窗户进来。有时候扔进来的是外套,有时候会是一双高跟鞋。和第一天的一样,女孩都表现的仿佛Karlie不存在。


一直到有一天晚上,Karlie又听见了窗户的声响,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窗户被人关上又打开,抱着枕头想重新睡去。让她睁开眼睛的原因是有人抽走了被她抱在怀里的枕头,然后一个冰凉的物体钻进她的怀里。女孩背对着她,从Karlie身上拉走被子。


对方身上浓郁的酒气让Karlie皱眉,还有弥漫的烟味。


 


“你看得到我吗?”Karlie抚着额,戳了戳女孩的手臂。


“我不瞎。”女孩翻身往Karlie怀里钻去,“你不关窗户睡觉会死的。”她慢悠悠的,说话有含糊。“你竟然有体温诶。”她笑着说,把嘴唇贴在Karlie的脖颈上。嘴唇的凉意碰触到温热的肌肤,Karlie不知如何是好。


黑暗的房间里,金发女孩露出獠牙,刺破肌肤的同时血迹顺着獠牙倾泻而下。她一点都没有放过,那是鲜美的食物。


Karlie吃了一惊,在她想推开那个女孩的时候,女孩先她一步放开了Karlie。


女孩说,“你身上有人的味道。”她舔着Karlie的脖颈,血族良好的自我修复系统让被咬破的肌肤很快愈合。


很痒,Karlie几乎忘记了制止金发女孩的动作。她很快被对方牵制住,女孩坐到了她身上压着她的双手手腕。


Karlie已经适应黑暗里东西,她看到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还有被弄花唇膏的极薄嘴唇。她们之间几乎鼻尖相抵。Karlie咽了咽口水。


“你是谁?”金发女孩问,满身的酒气让Karlie别过脸。


“Karlie Kloss,新的转学生。”Karlie回答她,不一会儿牵制住她双手的力道松开了,金发女孩倒在了她的身上似乎已经睡着。


Karlie感受着女孩身上阵阵的凉意,抬头看了一样床头的电子时钟。上面显示的蓝色数字变成了红色,预示太阳升起,是不属于血族的白天。


Karlie叹息了一声,想把女孩从自己身上弄下来。她不能跟一个喝醉的血族计较,Cara和Annie也都教过她要对女孩们礼貌。


 


“别动。”睡着的女孩说,她抬起头看着Karlie,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叫Taylor,Taylor Swift,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喜欢你的血。”说完,她又在Karlie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隧道谜案】Aquí te amo

正始之音:

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时间:2016年9月22日 早上9时
地点:加莱港口旁 丛林难民营入口处

“这里是‘丛林’,那里也是。”
站在“丛林”难民营(the Jungle)入口处的女青年看着面前的两位法国警官如是说道。
她穿着深褐色的外套,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微微仰着头,望向金发的女警官。
随后,她的眼神从女警官的脸上移到她身后的蓝色保时捷车身上,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
“你确定你没有走错?私人猎场就在对面那条街上。有钱人可以去跑马打猎,也许那才是你要找的‘丛林’。”女青年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不屑。
“没错,我确定。”女警官掏出证件,“我是瓦塞尔曼警长,前来调查难民女孩的案件。这是我的证件……如果你是想确认的话。”
女青年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Elise和Philippe赶紧跟上。
“宪兵队的伯纳德队长都交代过了,我要带你们进丛林。你确定不要防暴警察跟着么?这里并不安全,尤其是今天。”
“如果对着防暴警察,那些难民会开口么?”Elise冷冷地反问,她本能地感觉到,似乎这个领路的难民营女志愿者对她有着天然的敌意。是因为她开着自己的保时捷来这里么?Elise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
“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呢?”身边的Philippe赶紧跳出来插嘴,“我叫Philippe。”
“你们叫我Toba就行了。”
“这是哪里的名字?听着不像法国名字。”
“塔吉克斯坦。我也曾经和他们一样,直到我们举家来到了英国。还有,请不要叫他们‘难民’,‘移民’这个词更合适。”Toba转过头来,特意扫了一眼Elise。
Philippe眯了眯眼,决定一会不论Toba问什么问题,他都一定要抢先回答。


Philippe见过无人机航拍下的丛林难民营。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低着头,跟着一个矮个子的女生,走进这些名为房屋,实为厚帆布搭建的帐篷里。
“请随意坐坐吧。”一个高高瘦瘦的大叔站在简易的吧台后面,指着店里的简易桌椅,用磕磕绊绊的法语请Toba和她的两位“朋友”坐下。
“这位大叔来自阿富汗。现在还太早,‘市场’里的大部分餐厅都还没有开门,我昨天和大叔打过招呼,特意让他今天早点开始营业。”Toba坐在靠门的位置,把并排的两人座让给了Elise和Philippe。
“大叔不太会说法语,也听不太懂,所以放心吧。”Toba拿过简易的菜单(其实就是在一块帆布上用英语和法语写着食物的名字),“试试阿富汗风味的馕怎么样?”
没等Elise开口,Philippe抢先回答道,“好,那就麻烦了。”
Elise顿了一顿,还是用极快的语速说道,“我不用。”
Toba瞥了一眼Elise,随即用波斯语向大叔说着什么。大叔转过身去,熟练地烤起了馕,三份。
“有什么想问的?关于案子,关于丛林?”看到Toba终于说到了正题,Elise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她迅速拿出一张女孩的照片,“你认识这个女孩么?知道她是谁么?来自哪里?”
“停停停,别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Toba立刻摆摆手,“而且我早就知道你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如果我认识这个女孩的话,直接在门口告诉你们不就完事了?这里有1万多个移民,来自不同的大陆,不同的国家。芸芸众生,即使我在这里见过这个女孩,也不太可能记得。”
Elise皱了皱眉,收起了照片,“我们初步判断,这个女孩应该来自中东,基因上有中东的血统。”
Toba的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双手环着胸,“不同国家的人在丛林有自己的聚居地。最西边是非洲来的,埃塞尔比亚、厄立特里亚。中间有伊拉克人、伊拉克人、巴基斯坦人、阿富汗人,教堂后面还有一部分库尔德人。苏丹人在东边,他们也会说波斯语。”
“只有一张照片,想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找人,有点异想天开了。这里人来人往,每天都有新面孔来,每天也都会有人消失。即使和你要找的小女孩来自同一个地方,人家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况且,你知道这里叫‘丛林’,它有不一样的生存规则。来这里的移民,学到的第一课,应该就是白天没事的时候最好在帐篷里睡觉,不要惹是生非,不要随处乱逛。”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想要在这里确定女孩的身份,是天方夜谭了?”Elise的语气又平又直。Philippe则抬起头,望着自己头顶挂着的帆布。上面用颜料画着阿富汗、英国和法国的国旗,下方则是一串他看不懂的语言文字。最末端,则是一行英语,“阿富汗人民渴望和平。”(AFGHAN PEOPL WANT PEACE)。
他突然出声,“你们看,那里少了一个E,'peopl'后面少了一个E。”
Toba顺着Philippe的手指望去,的确,少了一个E。
“大叔的英语也不太行。”Toba解释着。
“我们还怀疑女孩是在偷渡的过程中出了意外。我想,能有办法帮助,‘移民’,偷渡到英国的蛇头,可能并没有太多吧。”Elise把重音放在了“移民”这连个词上。
Toba听闻此言,微微一笑,放下了双臂。
“这就是为什么我带你们来了这里。刚在门口的时候你们应该看到了,这一带有很多这样的餐厅、咖啡店、杂货铺什么的。这座市场,就是整个丛林的核心。想要知道讯息的话,来这里是没错了。”
“每天到了下午,丛林里消息最灵通的家伙都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会坐在某家咖啡厅的外面,吃着来自家乡的美食……”大叔将刚烤好的馕放在三人的桌上,说了一串波斯语,随后微笑着看着Elise。
Elise仍然没有拿起馕的意思。Toba摇摇头,大叔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在吧台的后面拿起自己的手机把玩起来。
“我约了三个我认识的阿尔巴尼亚青年。他们一会就会出现在这里。但你知道,你们不能说自己是警察,不然他们一句实情也不会告诉你。要说你们是记者,他们很喜欢有人采访,也喜欢利用媒体的力量。即使没有相机,也拜托你们装得像一点。”Toba拿着属于自己的馕,站起身来。
“现在才早上9点,大部分的移民都还没有起床。应该不会有人来,所以你们也不会搞错。我就先走了,还要回一趟仓库,拿中午要分发的物资。”
“为什么现在就要走?万一……”Philippe试图起身拦住Toba。
“你们可能不知道,营地的志愿者有三条规定决不能违反。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能和记者搭话。如果我在这里,阿尔巴尼亚人立刻就会知道你们是假的了。所以我只能牵线搭桥,后面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临出门前Toba回过头来望着Elise,“哦对了,他们会说法语,挺流利的,不用担心。这次别一上来就问他们认不认识那个小女孩了。还有,我和大叔说你不喜欢馕,他决定要用自己的手艺说服你。你真的该试试看,挺好吃的。”
Philippe抬着眉毛,他早就把自己的那一份吃的一干二净。“是挺好吃的。”
Elise拿起馕,试着咬了一口,Toba笑着放下了帘子,身形很快就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分隔线-------------------------------


馕的确挺好吃的。

【肖根】一见钟情系列2

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猜猜这次阿根是啥身份?
急火攻心的李四
智障女儿
不会撩反被撩的智障锤……



Reese穿着整齐的西装从家门口走向里屋的大厅,将手上的一沓纸摔在女儿shaw面前的桌子上。
shaw正在沙发上看着亮着的电视屏幕发呆。
Reese伸手摸了摸shaw的额头,被shaw嫌弃的拍开。
【没发烧啊?】
【你不能盼我点好?】
Reese语气换了,高八度那种,【你要是再敢给我在同一个地方因为同一个原因在三天之内给我收八张罚单,我就把你的车钥匙拿去喂鸡。】不对,能吃,【喂牛……】,还是能吃,【喂你一直很想偷的那只叫bear的狗!】
Reese很生气,这闺女有病吧,净给老李家丢脸。
shaw,【……】
【带我去一趟警校。】Reese平稳了一下心情,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得要求道。
Reese是负责训练警校学生的前特工。
家里有个嫁不出去还超能吃的闺女,因为认识了老冯家的老头,所以一直很有钱。
Reese坐在后座看学生们的成绩报告单,shaw专心的开车经过一条叫rensse的小路停红绿灯。
Reese留神看了一眼,毕竟自己家傻女儿在这里被贴了八张罚单因为踩黄线。
然而……
嘿我个暴脾气。
Reese一看左车轮子还是踩在了黄线上。
Reese把身子往前一凑,抡起巴掌往shaw后脑勺就是一下。
傻孩子不打不长记性。
妈的,罚钱不要紧这死孩子发什么神经。
shaw一言不发的捂着后脑勺,把窗户打开,看着一个身材高挑褐发脸上堆着不经意的笑的女人穿着萤绿色的制度走过来。
Reese,【……】
原来是这样,女儿想娶是好事,但是这么智障人家姑娘能嫁吗?
shaw一脸冷淡。
【hey.sameen~】交警女士特别温柔的打招呼。
Reese愣,人家都知道闺女名字了闺女还没问人家号码????
交警女士无奈的看了Reese一眼,显然她心里很清楚shaw的把戏而shaw真的太迟钝了。
交警女士没有索要驾驶证,直接在自己的机器上面按,【你的名字,号码,车牌号……】背得滚瓜烂熟。
Reese更头疼了。shaw搞什么鬼。
交警女士把罚单打印出来递给shaw,那智障孩子还臭着一张脸什么也没说。
交警女士冲后座的Reese打招呼,【hi,Mr.shaw】
【Reese.】
【hi again .Mr.Reese~】
多好的姑娘啊,嫁过来会不会委屈了人家?
Reese有些不忍了。
【hey,我们家这周末有个派对,你想不想一起来?】
shaw终于开口了,【派对?什么时候……】Reese死死捂住shaw的嘴防止她说完剩下的话。
啊,爸的智障孩子啊。
交警女士笑眯眯的看着Reese把shaw粗暴的拽出车。
【ms……?】
【groves.you can call me root.】
【root,我处理一下家事。】
Reese真的太气了,我老李一米八八长得帅有风度,就算没有也勾搭上了老冯,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脑残女儿都第九张罚单了还只是通过人家牌子得知的人家名字。
Reese把shaw拽到人行道,root就靠在车子上看着父女打起来。
【shaw,爸在帮忙,不要添乱。】
【不用你帮,我自己行。】
【行你个头!你得80岁才能问到人家号码?】
【我乐意!】
Reese要气疯,智障还嘴硬。
Reese一拳就要揍过去,shaw更不开心了,为啥我爸要在我暗恋的女生面前打我?帮你七舅姥爷大外甥二表姐姑父舅妈的肾啊!
毕竟shaw是Reese一手带出来的,打起爸来也是能得不要不要的。
两人一招一式的过了很久,最终shaw揍肿了Reese的脸,Reese打断了shaw的胳膊。
root憋笑在一旁看着,得亏自己不是Reese生的。
最终两人并排往车子方向走的时候还推来推去。
root收笑,看了看表,【你们受伤了,我开车送你们去医院。】
Reese瞪了shaw一眼,【我女儿需要去精神科!】
shaw也白了回去,【我爸家暴警察管不管?!】
Reese要自己开车去学校,【你把shaw带去医院就行。】然后又瞪了不孝女一眼,伸手说,【把家钥匙还我。】
shaw还耷拉着胳膊,一惊,【你再说一遍?】
Reese动手翻起shaw的口袋,【钱包我也没收了。】
【Reese,钱可是我自己赚的。】
Reese扶额,闺女这情商被狗吃了吧?【就当孝敬爸了!】
Reese收走了shaw的各种房车钥匙现金银行卡。
然后把身上只剩下手机和身份证的shaw丢在大马路上。
女儿,爸爸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要是还放走root……那还能说什么,这辈子只能跟狗过了。
狗都比那孩子机灵。
shaw看了root一眼,root挑眉微笑,走向自己的警车,【guess you have to come with me.hope you don't mind~】
shaw到现在都不敢跟人家说话。
【跟上,cupcake~我会照顾好你的。不过必须先把你的胳膊接好。】root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回头跟默默跟着的shaw说话。
【嘿,你怎么不说话?】
【i am hungry.】
root一愣,然后又无可奈何的一笑,得亏是遇见我,换做是别人不仅不让撩还会嫌弃一辈子。
root指着断掉的胳膊---
【cute.but safety first.】